韓戰是美國一場歷史地位尷尬的戰爭。它發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5年,打了3年簽停戰協議,朝鮮半島北緯38度劃分南北,不戰不和一直至今。美國是韓戰參戰國,1951年5月15日,當時的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五星上將布拉德利(Omar Bradley)在國會聽證會就韓戰說了一段引用至今的話:The wrong war, at the wrong place, at the wrong time, and with the wrong enemy(這是在錯誤的地點、在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的一場錯誤的戰爭)。美國史家稱韓戰是「被遺忘的戰爭」(Forgotten War)。在首都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的越戰紀念碑遊人如鯽;不遠處是韓戰紀念銅像,經過也不易留意。

布拉德利還說:「以我們現時的不至全面戰爭(Total war)的戰略,以及保證不會在我們身上爆發世界大戰,我不會幻想可以達致我們的目標和反對共產主義」。布拉德利赴聽證會之時,是韓戰過了一半的1951年中,美國打的是有限度戰爭(Limited war)。後世史家認為,美國當時的目標並非全面擊敗敵人,而是在於保護南韓。然而,另一種說法指,美國不欲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也不欲把資源耗盡。事實上,美軍當時主力集結西歐,縱然總統杜魯門1951年4月下令調動9架可攜原子彈的B-29轟炸機駐防沖繩,但是美軍始終沒有動用原子彈。專門研究冷戰的歷史學者蓋迪斯(John Lewis Gaddis)說,原子彈對從山上衝下來的中國軍隊根本無法施用,「原子彈的作用就是不用,留在這裏,作為讓人恐懼的武器」。

核武恫嚇運用嫺熟

美國的韓戰便是如此草草結束,始終無法為這3年戰爭的政治和歷史座標定位。越戰美軍傷亡慘重,至少可以向後世說明這是一場失敗的戰爭,不僅是中南半島叢林泥沼的困獸鬥,也是撕裂美國的另一場內戰。可是韓戰是甚麼,越戰5.8萬美軍戰死,韓戰陣亡美軍3.6萬,這筆戰史多年來乏人重提,是戰和比戰敗更不堪、抑或韓戰沒有留下深刻教訓?追本溯源,韓戰引起的是更深遠的亞太戰略變化,美軍設防台灣日本南韓,從菲律賓到泰國南越大馬星洲以至澳紐,美國構建一條延綿千里圍堵中國的戰線。這一切,是來自1950年6月25日北韓打響的第一槍,或者更準確說,是來自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

因此,周二早上嘉佩樂酒店長廊兩側,左邊的金正恩和右邊的特朗普緩緩互相走近一刻,姑勿論誰勝誰負,上睽70年的朝鮮半島歷史,人們對和平的期待是最大的贏家。當然,若是必須分出誰是個人贏家,只測試一次氫彈就與美國平起平坐、又令中國態度急轉彎的金正恩,無疑是這場博弈的勝者。原子彈和熱核武器的最大作用,正如蓋迪斯所言在於永不使用,因為用則玉石俱焚破局收場。美國在日本廣島和長崎各擲一枚之後,至今整整73年,核武只能用於恫嚇而不能動真格。蓋迪斯的說法一語中的,「這是整個冷戰時代,由此至終不吠一聲的其中一條大狗」(It's one of the biggest dogs that did not bark in the entire cold war)。金正恩把蓋迪斯的核武恫嚇論運用嫺熟,雖然只有少量核武,卻做到美蘇爭霸年代的「相互毀滅保證」效果,殊不簡單。

建立左右逢源格局

於美國而言,朝鮮半島若達致真正和平,不在於特朗普說的省下軍費,亦不是立即開出美軍撤出南韓的期票。新加坡峯會帶來的短期效應,是有利特朗普在年底中期選舉交出的外交成績表,長遠是美國直面韓戰歷史,重新檢視亞太戰略。

特朗普當前面對的是中國強勢下的西太平洋,朝鮮半島是今次美國落子之地,南下日本台灣,之後穿過大馬星洲抵達印度洋。這便是美國把太平洋司令部改名印太司令部的藍圖,一頭一尾的朝鮮半島和印度更形吃重,中間的台灣刻下是半世紀來最重要時刻。特朗普與美國傳媒形容為獨裁者的金正恩熱烈握手、美朝聯合聲明對北韓無核化的鬆垮欠緊,背後除了急着為了中期選舉,應是來自他的將軍內閣,包括兩名退役四星上將、國防部長馬蒂斯和白宮幕僚長凱利,還有是「台灣角色論」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對北韓去核化一事睜隻眼閉隻眼,期以金正恩心領神會。

美國不計代價高昂,鐵了心要建構朝鮮半島到波斯灣的圍堵戰線,最重要的是北韓願入華府帳下。過去三個月,金正恩爭奪戰在中美之間展開,有稱現在中國連「金三胖」都無法網上搜尋,見外了十幾年的中朝關係變得親密;特朗普也有他的一套,讚人毋須成本,索性便說金正恩very smart。國際政治在於實利爭逐,金正恩半年來最大收穫是建立左右逢源格局,世事就在他的指掌之間。美國想影響北韓?金正恩遠飛星洲見特朗普半天;中國恐被邊緣化?金正恩晤北京高官一次又一次。地緣政治當中,存活大國夾縫的要旨在於地理位置,冷戰年代的南斯拉夫就是例子。不過,儘管金正恩和南斯拉夫強人鐵托都掌控地緣優勢,但金正恩有原子彈,鐵托沒有,南斯拉夫亡而北韓猶在,關鍵便在這裏。

安裕

香港 蘋果日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