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徽和澳洲國旗

李翰文 BBC中文記者

澳大利亞媒體上月引述一份由澳洲安全情報機構(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簡稱ASIO)撰寫的報告,指中國共產黨過去十多年「滲透」澳洲各主要政黨,增加自己對這些政黨的影響力。報道沒有給出詳情,但其他澳洲媒體曾報道,中共多次透過當地華裔商人向主要政黨捐款,也曾取消捐款來懲罰發表反華言論的政客和政黨,引來當地輿論關注。

澳洲總理特因布爾(Malcom Turnbull)去年12月宣佈修改國家安全法時引述ASIO的報告,警告當地目前受外國不當影響的威脅十分嚴重。他也引述一些媒體報道,批評中共嘗試「秘密地」介入澳洲的事務,引來中國外交部反駁。特因布爾隨後用中文拋出一句「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把相關的討論推上高峰。

除了政客,澳洲媒體和學者對特恩布爾指中國干預的指控意見不一。有澳洲的專家同意當地政府必須修改法例,打擊外國對澳洲事務的不當干擾,有意見認為澳洲官員推銷國家安全法修正案時故意針對中國,是中國政府不滿的原因;但也有專家指出,澳洲是一個開放的社會,無可避免會有七嘴八舌的討論。

澳洲有甚麼指控?

特恩布爾宣佈要修改國家安全法時,引述了ASIO的報告和新聞報道,嘗試證明中國的確在「干預」澳洲的事務,但他沒有透露ASIO報告的內容,也沒有指明是哪些新聞報道。

全國電視台澳洲九號電視網(Nine Network)5月28日引述匿名消息來源指,ASIO在這份報告指中國在干預澳洲內部事務的問題上,是「最令人憂慮的國家」。這份報告由特恩布爾一名前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負責撰寫。今年三月,他出席美國眾議院一個聽證會時指出,澳洲政府的政策並不針對中國,但指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的活動變得「好斗和厚顏無恥」。

另外,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去年六月報道,一名中國商人黃向墨在2016年曾答應給在野工黨捐款40萬澳元(約30.5萬美元),但工黨前防務發言人康洛伊(Stephen Conroy)同年批評中國在南海主權爭議的立場,指澳洲軍隊有權在南海巡航後,黃向墨隨即表示因為康洛伊的言論,決定不向工黨捐款。

報道引述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德卡爾夫(Rory Medcalf)稱,這正是中共嘗試在澳洲用金錢換取影響力的例子。

中國空軍上月首次在南海爭議島礁區域進行轟炸機起降訓練,引發周邊國家對於國家安全的擔憂和警告。
中國空軍上月首次在南海爭議島礁區域進行轟炸機起降訓練,引發周邊國家對於國家安全的擔憂和警告。

澳洲廣播公司又指中國駐澳大使館曾向當地的中國留學生組織發出指示,要求他們如果發現有中國學生參加當地批評中共的遊行或活動,要向館方報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批評澳洲廣播公司有關中國留學生的報道「毫無根據,極其不負責任,根本不值一駁」,但沒有回應有關政治捐款的指控。

澳洲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研究員馬利德(Richard McGregor)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說,他認為澳洲指控中國干預內政不是「空穴來風」,但他不認同澳洲政府處理事件上的一些手法。他舉例說,特因布爾去年12月根本不需要用中文說「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認為他這樣做「十分不恰當」。

特因布爾說出這話後,通曉中文、向來與北京政治關係友好的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批評,特因布爾的說話幾乎是「嘲笑」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句話。陸克文指,毛澤東那個時代的中國剛剛經歷外國侵略,「因此在北京政府眼中,這是一種無緣無故的侮辱。」

Australian leader Malcolm Turnbull and Chinese counterpart Xi Jinping in China last year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6年在杭州會面

澳洲悉尼科技大學澳大利亞‧中國關係研究院副主任羅震(James Laurenceson)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說,特因布爾等澳洲官員在談及國家安全法修訂案時故意挑出中國,這才是中國政府不滿的原因。「如果澳洲政府在提出修訂案時沒有點名提到中國,中國政府就不會有大的反應。」

中澳過去的磨擦

「孔子教室」:中國政府在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資助了十數間公立學校,教授中文,這個課程稱為「孔子教室」。新南威爾斯州政府發言人5月8日指,州政府的教育部門在調查這些「孔子教室」,確保課程「沒有受不適當的外國影響」。這個計劃與「孔子學院」不同,對象是各國的中學,而孔子學院的對象大多是大學。

有關中國的學術討論:去年八月,有中國留學生投訴紐卡斯爾大學一名印度裔講師,在課堂及測驗中將台灣及香港稱為國家。澳媒指,中國駐悉尼領事館已「介入」此次爭議,也關注中國留學生的類似行動,以及中國使館對留學生的影響,是否令校園內的言論自由受到損害;中國官方及媒體則批評澳媒「抹黑」。

另外,澳大利亞學者克里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今年三月發表一本新書,名為《無聲侵略: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的書中,指中國政府「精心策劃了一場旨在影響澳大利亞、壓制中國批評者的行動」,但澳洲幾家出版社拒絶出版這本書,理由是書中的一些內容比較敏感,怕出版後遭到北京的「打擊報復」。

政治捐款:在野工黨一名國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去年被指與一名居住在澳洲的中國商人黃向墨聯絡,告訴對方的電話可能被澳洲國家安全部門監聽,最終在同年12月辭任國會職務。總理特因布爾形容,鄧森的行為破壞澳洲情報部門的工作。澳洲傳媒報道,黃向墨直接或間接給不同的政黨捐款超過300萬澳元(約227萬美元),也曾聘請離任的國會議員到自己旗下的公司打工。

另外,澳洲執政自由黨議員哈斯提(Andrew Hastie)五月指名批評華裔澳洲商人周澤榮與中共有「密切關係」。他在國會引述一份2007年美國外交文件,指周澤榮屬下一家公司是「中共統戰部的產物」,而周澤榮自2004年起已經向澳洲一些主要政黨捐款超過400萬澳元(相等約300萬美元),向澳洲大學的捐款累積更超過4500萬澳元(相等約3300萬美元)。哈斯提在國會發表講話期間作出這些對周澤榮的指控,因此他獲得言論豁免權,不能因此被控誹謗罪。周澤榮否認這些指控。

周澤榮
澳洲執政自由黨議員哈斯提(Andrew Hastie)指名批評華裔澳洲商人周澤榮(圖左)與中共有"密切關係"。圖為周澤榮出席悉尼科技大學新建教學大樓的開幕儀式。

搶購奶粉:澳洲傳媒發現有中國顧客在當地大量購買幼兒配方奶粉,並以三倍價錢把它們在網上轉售到中國。連鎖超級市場Coles和Woolworths分別宣佈措施,限制每名顧客購買兩罐幼兒配方奶粉。

台灣地位爭議:澳洲航空公司周一(6月4日)宣佈將按中國政府要求,在網站上列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澳洲外長畢曉普批評中國不應干預私人公司的運作。美國上月也批評中方的要求是「奧維爾式的胡說八道」。特恩布爾其後卻表示支持澳航的決定,認為這件事件應由澳航自己決定,而且澳洲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與畢曉普的說法不同。

「七嘴八舌」的討論

過去一年,澳洲指控中共干擾和滲透當地事務多次成為輿論的焦點。

澳洲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三月在新加坡出席活動時,發表講話指中國不是「民主國家」,而國際社會都比較喜歡民主制度。澳洲前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 Raby)5月14日在《澳洲財經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撰文,指畢曉普的說法相等於批評中國「不適合」成為亞太地區的領導人,但其實中國在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正是扮演了「領導者」的角色。

中國官方《環球時報》早前引述中山大學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員於鐳指出,芮捷銳曾在中國工作過,他基於個人經驗認為澳洲應以包容的眼光看中國的地位,而畢曉普的信息大部份來自報告等書面材料,令兩人在中國議題上產生分歧。

澳洲學界也對當地政府和媒體對中共的指控意見不一。特因布爾宣佈要修改國家安全法數個月之後,30名研究中國的澳洲學者在3月27日發表公開信,要求政府先允許澳洲社會就國家安全的修正法案進行充份的辯論,才繼續立法的程序。公開信同時指,如果有清楚證據顯示中國在影響澳大利亞政治,所有相關的人都應該受到懲罰,但是目前沒有證據顯示中國有意把自己的政治制度複製到澳洲,也沒有證據指中國當局的行動以「破壞澳洲的主權」為目標。

澳洲悉尼大學
赴澳洲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人數不斷增加,中澳之間的爭議也被帶進校園。

就在這些學者發表公開信的第二天,另一群學者發出了第二封公開信,指澳洲社會必須就中國試圖影響澳洲政治等指控作公開的討論,形容這種討論「有價值、也有必要」。

中方對指控有何反應?

中國官方曾多次否認澳洲官員和當地媒體對中國政治滲透澳大利亞的指控。特恩布爾去年拋出「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的說法後數天,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批評澳洲媒體捏造中國試圖影響澳洲事務的指控,也不點名批評澳洲媒體和政客患有「對華焦慮症」,暴露澳洲一邊與中國做生意一邊批評中國的「投機心態」。

中國外長王毅在5月21日出席二十國集團會議時,也向畢曉普指出澳洲要「摘下有色眼鏡」,兩國合作才會有進展。

數天后《環球時報》發表社評,中方應該保持與澳洲民間的交流,但同時應在貿易等方面「晾一晾」澳洲,例如減少從澳洲進口貨物,同時增加從美國的貨物進口。「這樣一舉兩得,既有利於落實中美協議,也讓澳反思如何在中美之間做好平衡。」

中國外長王毅在五月出席二十國集團會議時與畢曉普碰頭。
中國外長王毅在五月出席二十國集團會議時與畢曉普碰頭。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許利平一月在新華社屬下《環球》雜誌撰文,認為澳洲執政自由黨擔心中國在當地進行「政治滲透」,原於執政黨在澳洲眾議院佔的席位只以些微優勢保持第一大黨的地位。

澳洲眾議院共有150席,任何政黨必須在選舉中贏得超過一半,即75席才能取能執席地位。執政自由目前有76席。

特恩布爾

澳洲近期在國家安全的法律舉措

特恩布爾去12月建議修改國家安全法,禁止外國團體向澳洲政黨捐款,也擴大叛國、為外國盜竊知識產權等行為的定義。特恩布爾原本建議,把接收機密資料也列為罪行,但隨後修訂建議,如果記者在報道相關的資料時有理由相信公開這些資料「符合公眾利益」,他們可以此為抗辯理由。澳洲執政在野兩黨據報已經就這條修正案取得共識,有望六月提交國會辯論。

另外,澳洲總檢察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5月30日宣佈將全面檢討當地的國家安全法律,讓澳洲執行部門可能更有效地打擊外國干預當地內部事務。他透露,澳洲目前相關的法律十分「落伍」,無法應對透過網絡發動的攻擊,澳洲各情報組織互相分享資訊的規定也「模糊不清」,這都是檢討的範圍。

「嘈吵的民主社會」

澳洲悉尼科技大學澳大利亞‧中國關係研究院副主任羅震也認為,特因布爾政府的言論針對中國,可能是為了給自己領導的執政自由黨營造支持,也可能是澳洲的國防和情報機構對中國能力爬升之快「感到驚訝」。

澳洲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馬利德說,當地目前就中國影響有」開誠佈公、論述充份」(genuine and informed)的討論,但同時也有人散播謠言。

他形容,澳洲是個「嘈吵的民主社會」,大家都喜歡直接表達自己的意見,但當澳洲用這種方法討論有關中國的事情時,中國政府似乎不大喜歡,但他認為這種情況在一個「開放、民主」的社會無法避免。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去年發表澳洲全國調查,用電話訪問了1,200名當地成年人,發現差不多有八成的受訪者認為中國是澳洲的經濟伙伴,只有13%形容中國是「軍事威脅」。

羅震形容,中國在一般澳洲人中的印象,跟中國在歐洲和美國的印象很不同。「別忘了,澳洲與中國之間有很大的貿易順差。換句話說,中國從澳洲的進口,多於澳洲從中國的進口。」

他說:「中美貿易逆差在美國造成失業,在當地造成很大反響,我們澳洲沒有這種問題,因為中國對澳洲的經濟有很大幫助。」

(BBC)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