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當下新4T,即Trade(貿易)、Taiwan(台灣)、Trump(特朗普)和Technology(技術)成為中美關係的四大新核心問題,尤其是技術已成為中美交鋒中一個新的決定生死攸關的環節。

Chaoxun201811
《超訊》2018年11月號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關係演講。可以說,彭斯哈德遜演講,代表著自1972年尼克松訪華以來,美國對華關係的一個重大轉捩點。許多人將其與丘吉爾1946年3月5日的「鐵幕演說」相提並論。那篇演講被認為是正式拉開了美蘇冷戰的序幕。演講發表的兩周以來,人們都在談論,「新冷戰」是否已經在路上。

確實,彭斯的這篇演講在美國對外關係史上極其罕見。在中美關係史上,可以說絕無僅有。彭斯演講的最大特點是「全方位」抨擊中國。除了貿易、人民幣、知識產權這些「老三樣」議題外,彭斯對中國的抨擊涵括了軍事、外交、人權、知識產權、台灣、西藏、新疆等方方面面,甚至包括競選、留學生等以前很少觸碰的議題。言辭強硬,充滿火藥味,幾乎是一篇「檄文」。他最後明白無誤地總結說,美國「重設」中美經濟與戰略關係越來越得到全美人民的認同,美國會堅持到底。

一年前,幾乎沒有人能預測到中美關係,這個被稱為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這個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之間的關係會這樣「急凍」。那麼,導致中美關係急轉彎的癥結到底何在?

從上個世紀1990年到2000年前後,學者們認為,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是3T,即Taiwan(台灣)、Tibet(西藏)及天安門事件(Tiananmen )。時過境遷,天安門事件已淡出,西藏問題也已邊緣化。唯有台灣問題依然凸顯。在彭斯演講前後,又有人提出中美關係的新3T,即Trade(貿易)、Taiwan(台灣)和Trump(特朗普)。從此次中美貿易戰的重心來看,中美關係中還有一個T,就是Technology(技術),這样就構成了中美關係的第四個T。

新4T表明美對華關係大轉變

先看第一T(貿易)。中美關係的惡化始於貿易領域。從今年開始,美國掀起對華關稅戰,涉及的貿易額以千億美元計,中方被迫應戰。其間雙方曾有談判和磋商,層級還不低,但都以不歡而散告終。特朗普還發出威脅,加徵關稅將包括所有中國輸美產品。長期以來,人們將中美經濟關係稱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也就是說,中美之間如此龐大的貿易、投資關係,使中美關係「再壞也壞不到哪裏去」。而貿易在1990年代並非核心議題,當時中美貿易額僅為200億美元,不足今天的二十分之一。而今「壓艙石」撼動,說明中美關係的基礎動搖了。彭斯講話更清楚地透露了美方的意圖,即貿易戰僅僅是美國對華總體戰略的一個環節,雖然是最為重要的環節。

再看第二個T(台灣)。台灣議題橫貫中美關係數十年,本身就說明這一議題的重要性。最近美國更在台灣問題上頻頻出手。在獲得參眾兩院一致通過後,特朗普在今年3月16日簽署生效的《台灣旅行法》,允許台灣高官以正式身份訪美。9月24日,美國務院已批准新的一輪對台軍售案,同意對台灣地區出售F-16等戰機備件,總價值約3.3億美元。這已是踩到中國大陸外交底線的動作。

彭斯在談到台灣問題時,首先抨擊北京挖走台灣的邦交國,還通過對美國公司施壓的途徑打壓台灣。雖然他表示美國政府將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所反映的「一個中國」政策,不過他整篇演說的內容及特朗普政府的其他行動都顯示出,在美國「重設」對華戰略的過程中,台灣勢必成為美國的一顆重要棋子。

如果說經貿問題是中美「壓艙石」,那麼台灣問題是美中關係的「七寸」,極具敏感性和重要性。台灣問題是中國成為世界強國必須邁過的一道坎,顯然美國也看清了這一點。
 
第三個T是特朗普。在特朗普上台前後,包括北京智庫在內的大多數專家都誤判了特朗普的對華政策。主流的看法是,特朗普是一個「商人總統」,重利輕義,認為他的批中言辭不過是競選語言。在2017年底訪華時,中方以2535億美元的大單「款待」,希望能穩定中美經貿關係。

如果認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只是個人行為,那就是個誤判。他不僅代表他自己,更代表支持他的美國保守勢力。2017年11月,特朗普的精神導師班農在日本演講時,直指美國的對華政策失敗,提出要集西方之力,應對中國的崛起。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就得到了班農的真傳。值得指出的,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在美國獲得了兩黨一致的支持。民主黨和共和黨雖然鬥得你死我活,但在對華關係問題上,卻表現得高度一致。一個例證就是上面提到的《台灣旅行法》,在參眾兩院都是全票通過。另一個例證是在中興事件上,國會民主共和兩黨都堅決反對放鬆中興制裁。當中興公司與美國商務部達成協議,允許其有條件恢復與美國供應商的業務,立刻引發國會民主黨人強烈反彈。

此外,美國的智庫與學術界,對華的態度也有明顯轉變。2018年4月,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發表了美國東亞和太平洋地區事務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ell) 和前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拉特納(Ely Ratner)的聯名文章《中國清算》,總結性地提出尼克松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的失敗。核心觀點是美國政府原來認為中國會通過改革開放走上西方道路,但沒想到中國不僅沒有跟著美國走,還「另搞一套」,並且已經強大到可以跟美國競爭的程度。這一看法,已經日漸成為美國精英的主流看法。

因此,在第三T(特朗普)問題上,且不說特朗普連任的可能性很大,未來的美國總統,不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有可能延續目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

技術將決定中美交鋒勝敗

必須指出的是,美中關係中還有一個T,就是Technology(技術),在近年來這也急速上升成為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在貿易戰中,人們不無驚訝地發現,美國打關稅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劍指「中國製造2025」。而美國制裁中興行動,就是一次精準狙擊。

在彭斯演講中,他不僅重申一些老說辭:如中國多年來通過操縱人民幣匯率,強制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還批評中國政府的「2025計劃」,指出中國希望趕上甚至控制高科技領域,為實現這一目的要求美國企業交出貿易秘密,並通過各種行動竊取美國的高科技技術。

美國在失去製造業第一大國的地位後,技術優勢便成為其生命線。而中國在成為世界第一製造大國後,邁向科技大國的步伐加快。像中國的高速電腦、人工智慧、生物科技等與美國形成了你追我趕的局面。因此,美國要保住其領先地位,就會對中國高科技下手。最近,美國對中國「千人計劃」、對涉及敏感行業的留學生等均限制行動,顯然是這個大行動的組成部分。

因此,從最近的中美關係來看,T(技術)已經成為中美交鋒中一個新的、也是雙方生死攸關的環節。

文/劉瀟雨,《超訊》2018年11月號

Syndicate Feeds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