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對抗北京,蔡英文聲望小有回升。蔡英文年內外訪,爭取過境美國紐約、華盛頓,甚至登上國會山莊演講。主權牌、反中牌、台獨牌、親美牌等,將是蔡英文最後一搏的主菜。

封面 Mar

《超訊》2019年3月號

民進黨在輸掉「期中選舉」後,蔡英文的聲勢嚴重下挫,連任2020台灣總統幾乎被判定提前出局;然而在獨派與反英派的逼退壓力下,蔡英文仍然負隅頑抗,特別是元旦期間提出兩岸關係的「四個必須」及「三道防護網」,強硬對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博得「辣台妹」的稱號,民意支持度小有回升,這可能將使蔡英文更為放膽,在爭取連任上,使勁「一搏」。

蔡英文為了最後一搏,其實已經有相當的蛛絲馬跡,除了強硬的兩岸立場,她在今年預計規劃的兩趟出訪友邦,都相當有學問,不容輕忽。如果蔡英文都能達標,以出口轉內銷方式,極大程度能夠帶動她在台灣社會的聲勢,對連任是如虎添翼,絕對是各方不能小覷之處。

消息指出,台灣外交部正規劃蔡英文於上半年訪問南太平洋友邦帛琉、諾魯、吉里巴斯,期間安排過境夏威夷或關島;下半年前往中南美洲訪問海地、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聖露西亞、聖文森等友邦,並爭取過境美國紐約,甚至華盛頓,突破與美國的外交高層關係,提升台灣聲勢。

爭取國會山莊演講

事實上,不論夏威夷也好,還是紐約,過去台灣兩位前總統陳水扁與馬英九,都曾獲得這樣的待遇,只是蔡英文上任後的數次出訪,還未過境紐約。以美國對蔡英文的強力支持,給予過境紐約的高規格應該不難,重點是在華盛頓。蔡英文一旦參訪華府,將是台灣總統難得的國際曝光機會。

2月初,美國共和黨五位參議員聯名致函給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要求她邀請蔡英文到美國國會演說。由於從未有台灣領導人到美國國會演說,此時有參議員提議,已有跡象顯示,藉由國會的運作,讓蔡英文以演說名義到訪華府,不僅創下歷史先例,也凸顯美台聯盟的態勢,除了是美國對抗中國的象徵外,也是川普(特朗普)政府力挺蔡英文、迎綠排藍的一項突破指標。

民進黨政府在內政、經濟的執政績效不佳,但是外交、兩岸若有不錯的成績,也能爭取一些「主權選民」。簡言之,蔡英文若無法在短時間內提振經濟,失去「經濟選民」的選票已是必然,因此轉而爭取「主權選民」就毫無懸念,而且民進黨的支持者,更多的是主權優先於經濟的意識形態。

顯而易見,從戰略而言,主權牌、反中牌、台獨牌、親美牌等,將是蔡英文最後一搏的主菜,這符合泛綠陣營的整體期待,但絕非是國民黨、泛藍,甚至中國所樂見。其實,打主權牌是蔡英文從被動轉為主動的做法,一是面對黨內逼宮,二是應付獨派逼退,三是拉抬自身民調,四是權力下放後的唯一選擇。

敗選後的蔡英文,在內閣改組上把實權交給蘇貞昌,許多政務首長的更替,都由蘇貞昌與新潮流系主導,這是不得不然之舉。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確實已經「跛腳」,但黨內卻心照不宣,維繫她彷彿還在當權的面子。不只政務,黨務也由中生代為首的鄭文燦推舉出來的卓榮泰,以及由卓榮泰找來的羅文嘉合力進行黨務人事改組,包括新聞部丁允恭、文宣部王柏鈞、組織部李慶鋒、宗教部邱士元、社運部陳長偉、公共關係處謝雨利等,不再是清一色的英系,而是派系分配下的嶄新陣容。

沒有政務、也沒有黨務的蔡英文,只剩下總統府跟憲法賦予總統的職權範圍:兩岸、外交、國防。兩岸政策上,她沒有太多籌碼,不承認九二共識,相對與中國迴旋的空間已不大,也沒有創造性模糊的條件,因此只能在中華民國與台灣的主權做堅持,戰略如此,她最後會打出台獨牌嗎?戰術上如何執行?修憲已不可行,唯有制憲;或是,在公投法上納入主權,這些,不是不可能,但風險高。

蔡英文可能「特赦」陳水扁

其次,獨派長期對蔡英文不滿,但是台灣社會對於傳統獨派有好感的也不多,只是「辣台妹」若要稀釋傳統獨派的壓力,就是與陳水扁「一邊一國」的勢力結合抵抗,則能取勝並吸納獨派將輕而易舉。做法上,蔡英文最有可能的就是「特赦」陳水扁,只是,這將引起台灣政治上的混戰,蔡英文能否火中取栗,必須視環境變化精心計算。

還有可能的一搏,就是向「天然獨」靠攏,走網紅獨派、直播獨派的新路子。這個做法現在看來是吃香的,蔡英文於農曆春節期間下鄉拜廟並發放小紅包,深綠群眾大排長龍、英粉爭相迎捧,這股小小風潮讓綠軍民代為之側目,紛紛現身簇擁著蔡英文,讓蔡英文即使已經不太有實權,卻還感到在綠營受到前呼後擁的元首之尊。

但是,既然要做領袖,還是要有戰功才行。蔡英文能創造的戰功,就是外交一搏。前面提到赴美國國會演說,在參議員的聯名發起行動下,蔡英文勢必打鐵趁熱,雖然她上半年的出訪可能是南太友邦,卻也可能調整,畢竟四月民進黨就將進行總統黨內初選,她必須要有一波造勢,等到初選過後,蔡英文代表民進黨角逐大選,面對藍軍或柯文哲等力量,還要另一波更高潮的造勢。

美國參議員對邀訪蔡英文一事,認為這符合美國法律,可加強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領導力,並公正地獎勵美國和美國人民的一個真正盟友;再者,他們認為對國會聯席會議發表演說的榮譽,一般是為獲承認的外國國家元首保留的,但也有邀請著名民主領袖的明確先例。換句話說,蔡英文倘若真能登上國會山莊的殿堂,應是她執政的極致表現,不論是代表中華民國或台灣,是以總統或領導人身分出席,都是外交作為的巔峰表現。

蔡英文甚至可能規劃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來一場「川蔡會」,由於川普(特朗普)在2016年當選後,曾與蔡英文進行10分鐘的「川蔡通話」,此事突破過往台美高層間的諸多限制。雖然蔡政府當時的反應被評為小孩子的水準、瞻前顧後,但現在蔡英文背水一戰、四面楚歌,已經沒有顧忌,對於美方、川普(特朗普)等可能提出的會見、過境、邀訪等,在突破外交零表現下,將會大膽邁出這一步。

關鍵是,加入「美國隊」後的蔡英文,將在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爭取建交國等有利其連任的議題,向美國要到可能的承諾,因為蔡英文連任,對美國打這場與中國的貿易戰是有利的,這也是蔡英文的終極一搏。

文/向問天(台灣資深媒體人),《超訊》2019年3月號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