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梓富曾參與“太陽花學運”。 他說中國打壓台中主辦東亞青運會導致更多人參與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連署。 (美國之音蕭洵拍攝)
楊梓富曾參與“太陽花學運”。他說中國打壓台中主辦東亞青運會導致更多人參與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連署。(美國之音蕭洵拍攝)

蕭洵

在距離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連署截止期僅有半個月時, 活動組織方發布的連署者人數超過18萬。儘管距離連署門檻還差10萬,連署活動的組織方和參與者似乎對成功衝刺頗有信心。

截至8月9日,連署活動收集14萬個簽名,只有連署成功所需28.2萬簽名的一半。這個連署的截止日是8月29日。

而在隨後4天,連署人數突見激增,到13日,連署人數達到18萬。連署的推動方希望這個趨勢持續下去,在餘下的14天,以每天平均增加1萬簽名,他們就能成功跨過這個門檻,繼續努力推動公投。

這個連署活動是徵集公眾對將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做為公投議題包括在年底進行的台灣縣市選舉的選票中。而台灣人為爭取國際認同而努力之時,海峽對岸的北京政府一方面以軍事演習威脅台灣,另一方面也在大力擠壓台灣的國際空間,例如威脅外國航空公司和商業機構必須將台灣列在中國名下。

就在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聯署徵集簽名期間,原定明年舉行的首屆東亞青年運動會的主辦城市台中突然被取消主辦權。來自中國的壓力是台中丟掉主辦權的原因。有的分析提到北京施壓的原因或與台灣推動奧運會正名的努力有關。

但這次公投是民間發起的行動,並沒有政府的影響。政府甚至並不贊成這樣的行動,因為這樣作有可能刺激中國當局,引發兩岸爭端。

但是,北京當局曾經多次對台灣發出威脅,結果卻適得其反。中共認為以武力恐嚇的辦法會對台獨勢力和影響起到震懾作用。但這樣的威脅往往會令台灣人反感,反而會用選票支持北京想要阻止的參選人。

中國施壓導致台中喪失東亞青運會主辦權,在台灣人看來就是一種典型的“霸凌”行為。這或許令更多人參與到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的公投連署活動。


台灣監察院監察委員張武修認為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將是一個思考的過程。 (張武修提供)

星期三近午夜時,台灣檢察院監委張武修將一個有更新數字的連署廣告貼在社交軟件Line的一個新聞組群中。那是8月15日,廣告上的數字很醒目,距離連署過關還差8萬個簽名,這比兩天前的連署數字又增加了2萬。至此,連署數字仍以平均每天1萬的速度增長。

活動組織方也在加強宣傳力度,由義工到街巷或捷運站外鼓勵民眾參加連署,支持他們的台灣奧運正名運動。

張武修並沒有參與這個連署活動,但是他在監察院負責一個與此相關的調查。今年6月25日,監察院發布的消息稱,歷年台灣參加奧運代表團的名稱有多種版本,除了中華台北外,還用過福爾摩沙和台灣等。監察院新聞稿稱,代表團的名稱更迭對國家聲譽有重大影響,就此,監委張武修自請調查,了解是否影響選手士氣和表現。

在那之前幾天,張武修在監察院主辦了“國際奧林匹克精神的堅持座談會”,請來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領銜人紀政演講,替公投爭取連署。

張武修是醫師出身,在被提名擔任監察委員前,他曾駐日內瓦,任醫屆聯盟秘書長;2002年,張武修出任衛生署首任駐歐洲衛生代表。這位在哈佛大學受過教育的衛生官員,20年間一直致力推動台灣加入國際衛生組織(WHO)。他在薩斯(SARS)危機期間,成功突破中國對台灣薩斯疫情的封鎖,促成台灣參加在馬來西亞舉行的全球SARS大會,首次突破了聯合國機制。他至今仍致力於推動台灣加入WHO。

張武修認為公投對社會,對政治是有益的,意即當行政部門和民眾的意見,或者立法委員的意見不同的時候,可以通過公投方式做更新,而不必等每四年一次的大選,導致問題拖延。

談及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他提到自己用谷歌搜索引擎所做的一個名稱調查,結果是Taiwan(台灣)有6億多項,Chinese Taipei (中華台北)5千多萬,Republic of China (中華民國) 也只有Taiwan的7、8成。他認為外界最青睞的稱謂是台灣。

他說:“那當然以後可能會改變。那如果這樣的話,對台灣的branding,對我們這邊做生意、教育、學生、成長,關乎公民社會的任何方面,目前最受歡迎的是台灣。如果是這樣,這邊的人出去打球、比賽,應該用他們最常用的名字。”

公投也是一個敏感的詞。對於台灣這樣一個被譽為充滿活力的民主社會,它應該是個理所當然的政治手段選項。但中國政府對台灣公投保持警覺,認為台灣的“獨派”政治力量試圖利用公投推動台灣走向獨立。

今年2月28日,台灣兩位前總統李登輝和陳水扁在台北舉行記者會,呼籲在2019年4月舉行公投,決定是否以台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紐約時報報導說,現年95歲的李登輝對台灣因為大陸的孤立而無法參與諸多國際組織這一現實表示了不滿。時報援引台灣中央通訊社的報導說,李登輝在新聞發布會上面對數百名支持者表示,公投是可以用來把自己建成“正常國家”的“最有力武器。”

這樣的公投對北京而言是不可接受的,也將成為中國對台灣進行“武統”的藉口。

張武修同意台灣更名是極為敏感的舉動。但他認為以台灣名義參加奧運並非要改國名。

他說:“我覺得,如果要改台灣的這個國家的名稱,那當然very, very sensitive(非常敏感)。如果從Republic of China (中華民國)改成別的名稱當然是敏感的。但是,(這是)我們參加的選手的隊伍名稱(的)改變。”

張武修說,每當台灣的選手參加國際賽事獲獎,總會出現應該稱獲獎者“台灣”選手還是“中華台北”選手的爭論。對於台灣人而言,“中華台北”是一個奇怪的名稱,因為台北只是一個城市,甚至不包括整個台灣。

推動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活動的人士提及台灣不同時期參加奧運時,代表團曾用過多個名稱,其中包括福爾摩沙、台灣和中華民國。正名活動的倡議人紀政表示,她當時出戰奧運,就是以台灣隊的名義參賽的。紀政認為在蔣中正時期都能以台灣名義參加奧運,如今的壓制是沒有道理的。

但有參與爭論者也提及,當時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還沒有退出聯合國,因而在以什麼名稱參加奧運會還不是個爭議話題。

在一些懷疑者看來,這樣的正名活動是由獨派推動的一個支持台獨的“擦邊球”動作。5月底,中國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被問及已進入公投連署階段的奧運正名活動時,稱其是為島內極端“台獨分子”為一己之私,將損害“廣大台灣同胞的利益。”該發言人聲稱,那樣做最終只會自食惡果。

張武修說,這樣的公投應當被視為一個thinking process(思考的過程),也是民意的體現。他說,這個過程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如果公投通過,政府就要回應。他說,那時政府就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課了。

蔡英文政府面對海峽對岸越來越大的壓力。她在2016年贏得選舉,成為台灣總統後,因一直拒絕承認所謂“九二共識”而令北京當局不滿,兩岸關係繼而冷淡。近來,中國通過軍演以及擠壓台灣國際空間的方式,加大對台灣施壓。

除了今年4月和7月兩次被著意渲染的軍演,中國在外交上也頻有壓制動作。在蔡英文執政2年時間裡,台灣丟失了4個邦交國。此外,中國還以自身龐大市場對外國公司施壓,迫使它們放棄將台灣單列的任何做法,例如航空公司必須將台灣列在中國之下。

而一些看似微小的事件,在這樣的背景下也會迅速發酵成為兩岸的一個重要話題。近日的85度C事件,被許多中國民族主義網民視作是個勝利,但在外界看來,這是一個典型的網絡“霸凌”行為,而台商的做法甚至映射出壓力下的寒蟬效應。

雖然那是由民間的網絡意見所導致,甚至沒有官方參與,但這些網民“霸凌”背後有著強大的政治支持。

台灣的東京奧運正名行動是民間行為,但也會經由這樣的過程,成為官方必須回應的議題。蔡英文因此也面臨很大的來自島內的政治壓力,尤其是在臨近年底的重要選舉之時。

在台北人流熙攘的西門捷運站外,楊梓富每天都在這裡,用擴音器吸引來往行人的注意力,讓他們駐足,在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的公投連署上簽名。

他說,近來簽名者人數增加了不少,每日有3百到1千多人在這個攤位簽字。在此之前,平均每天簽字者只有兩三百人。

談及簽名者增加的原因,楊梓富說:“第一個(是)中共的打壓東亞青運的事情。第二個(是)這個民進黨,執政黨背棄台灣路線,讓台灣人很氣憤。 ”

楊梓富說,他曾參與太陽花學運,並是被起訴者之一。他說,台灣參加奧運的團隊被稱作“中華台北”是不合國際規範的。他對民進黨在這個議題上未盡力感到不滿,認為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其實不用公投就能解決這個問題。他認為民進黨背棄了台灣路線,所以台灣人民才要用公投把權力拿回來。

許多分析認為,這樣的公投將會通過,而屆時民進黨政府如何應對,或許對其是個挑戰。

(VOA)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