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在即,年過六十九周歲的現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紀檢委書記王岐山的去留成為國內外的一個焦點。人們關注王岐山的去留,其實與王岐山個人並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希望以此來窺測中國高層政壇的現狀及其走向。在我看來,用王岐山來作為中國政治的風向標其實有些舍本求末。其理由是,人們所關心的所謂高層政治無外乎是兩點:一是習近平是否已經掌握了中國政局的主導權;二是中國的政治走向在十九大之後是否會有重大的變化。但是這兩點都不需要通過王岐山的去留來做結論。

認為王岐山會留下的理由大體是:一,王岐山是習派對峙上海幫和團派的重要人物,王岐山留任與否可以看出習與江、胡等老人之間的力量對比;二,王岐山是反腐運動的一個標志,也成為中國官僚系統的的一個政治公敵,王的進退可以看出大規模反腐是否已經告一段落;三,李克強領導國務院和掌控宏觀經濟的能力不足,王岐山是目前中國宏觀經濟管理的不二人選;四,習近平需要王岐山的留任來為他打破政治局成員“七上八下”的陳規,為自己在二十大後繼續留任進行政治破冰。

其實這四條理由似乎都不充分。談及在黨內不同派系角逐中的歸屬和作用,王岐山雖然有太子黨身份,但是他的岳父與習近平的父親並非同一派系,在胡耀邦去留、改革開放、六四鎮壓等重大政治鬥爭中,他們處於對立的陣營。因此王的歷史淵源表明他並非一定是鐵杆的習派核心人物。更何況,習的人馬在軍事和政治機構中的布局已經基本到位:在軍隊,習甚至在前不久還進行了新一輪的高層洗牌;在重要的省部級機構也已經啟用了自己在地方工作時的舊部。在可能的政治爭端中,自己的舊部比王岐山更令習近平放心。

其次,王岐山的去留與反腐運動的前途並無關係。反腐運動在腐敗盛行的中國深得民心,但是選擇性反腐卻反映了習近平在反腐運動中進行政治清洗的目的。從這個意義上講,習近平始終控制著反腐的政治日程,這一點隨著反腐標準越來越政治化進一步得到證明。雖然實際操作力較強的王岐山在為反腐運動破局種起到了推動作用,但是在個性強勢的習近平眼中,他不會接受王岐山作為反腐運動的標志性人物。王岐山在反腐中累積的名聲不僅無法成為他繼續留任的政治籌碼,反而會成為令習近平警惕的一項政治負資產。

第三,認為需要王岐山來主導經濟內閣,這是對中國政治不甚了了的人得出的結論。在中國現有體制下,總理始終是一個配角,總理的任命服從政治需要。根據前些年關於宏觀經濟政策的“府院之爭”看,真正代表習近平經濟主張的是以劉鶴為首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小班子”。習近平本人也多次向訪華的外國人強調劉鶴在經濟政策制定中的重要性。這也意味著,習近平並不在乎有一個弱勢總理。從某種意義上講,他甚至需要一個聽從劉鶴等人意見的弱勢總理來體現它的政治意圖,強勢的王岐山並不符合這樣的標準。

第四,習近平已經成為一個強勢領導人,在強勢領導人的統治下,連成文的法律都可以隨意修改,更何況那些不成文的東西。在我看來,無論是出以“捍衛紅色江山”、“完成中國振興”的政治理想,還是從貪戀政治權力的個人野心看,習近平都不會在五年之後退出政治舞台。他不需要利用王岐山的留任來打破“七上八下”的陳規,而在政治局盡多安排自己的人馬顯然更有利於他本人五年之後的政治生涯。更何況,他還有許多其他的方式可以用來顯示他不受黨內陳規的約束,而不需要這種太過顯眼而並不實惠的留任王岐山為自己鋪路。

(以上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