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中紀委官方網站發文回答了"十九大首虎為什麼是魯煒"

朱小軍 自由撰稿人

新華社今日通報, 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涉嫌受賄一案,由浙江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移送浙江省寧波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近日,寧波市人民檢察院已向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中國最高檢察院公布的起訴指控中說,被告人魯煒利用其擔任新華社黨組成員、秘書長、副社長、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魯煒用21年,從廣西到北京;用13年,從新華社記者到副社長;從網絡沙皇到囚徒,不到5年。隕落的魯煒,沒有在自己的本行新聞上留下篇幅,卻成了中國互聯網的一個不會磨滅的註腳。

2015年,習近平訪問美國,魯煒是隨行官員之一
2015年,習近平訪問美國,魯煒是隨行官員之一。

肅清魯煒餘毒

2018年兩會後,一場肅清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餘毒的行動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4月25日下午,黑龍江省召開省委常委會議,研究部署以魯煒作為典型在全省開展黨內警示教育。魯煒被稱之為「虛假忠誠」、「信念喪失」、「宗旨淡漠」、「踐踏黨紀」,他的落馬,被認為是「清除了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隱患」。

4月27日,寧夏召開自治區黨委常委會會議,「常委會班子成員對照黨章黨規黨紀,把自己擺進去,結合自己的思想、工作和生活實際,以魯煒嚴重違紀案件為警示,從中汲取深刻教訓。」

5月2日,山東、安徽兩地同時召開省委常委會議。在山東的會上,「一致表示,對魯煒的卑劣行徑深惡痛絶」。安徽的常委會上,討論通過了《中共安徽省委關於以魯煒等案件為反面教材在全省黨員領導幹部中開展「講忠誠、嚴紀律、立政德」專題警示教育的安排意見》。

縱觀各地的會議通報,「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虛假忠誠」等詞語反復出現。

中共十九大後的「首虎」、曾經手握中國互聯網上生殺大權數年、讓大V們噤若寒蟬的「網絡沙皇」,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仕途的起點

1960年,魯煒出生在安徽巢湖的廟崗鄉魯集大隊,在當地柘皋中學畢業後就到附近上山下鄉。1978年知青返鄉後,他在廟崗鄉魯集小學、廟崗中學當起代課老師和民辦教師。1980年,魯煒離開安徽老家,通過頂班來到廣西桂林市風動工具廠,一路從機械工人做到宣傳幹事。接著他調到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當書記員,爾後又成為廣西法制報的記者。這期間,中學畢業的他,拿到了廣西廣播電視大學桂林分校的中國語言文學專業文憑。

1991年3月,魯煒調任新華社桂林記者站的站長,這是他仕途的起點。

初入新華社,魯煒非常勤奮,發稿量在全國都名列前茅,一年多發稿500多篇,平均每天一篇。1991年,他拿了10多個獎,成為唯一囊括廣西好新聞一 、二 、三等獎的記者。1992年,魯煒被評為新華社十大傑出人才之一。1994年出任新華社廣西分社副社長 , 1997年任廣西分社社長 , 成為當時新華社最年輕的正司局級幹部。

作為記者的魯煒,在他桂林的那段日子裏,最大的新聞就是1992年的桂林空難。

1992年11月24日,一架南方航空公司的波音737客機由廣州飛往桂林,在陽朔上空粉碎性解體,機上133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無一生還。空難原因也眾說紛紜,甚至有海外媒體傳出原因是劫機。

空難發生後,魯煒顧不上吃飯就帶隊趕往現場,讓新華社成為第一家到達現場並報道的媒體。針對有海外報紙所稱的墜機因為劫機打鬥,魯煒他們刊發了《桂林空難絶非劫機打鬥造成》等稿件進行闢謠,受到中央領導的讚揚。最終官方通報中對事故的描述:空中飛機粉碎性裂解,也是魯煒在報道中首先提出來的。

長袖善舞,精於經營

,
魯煒曾經的高光時刻,陪同習近平訪美並組織中美互聯網巨頭的會面。

1993年,一本400多頁的《15年風雨路,魯煒新聞作品選》由灕江出版社出版,書裏有魯煒從知青返鄉開始的所有稿件,扉頁上題著:學為文,先學為人。

為人,是魯煒的強項。

當魯煒還在廣西法制報時,如今定居美國的媒體人何頻便和魯煒有過交往。在何頻的視頻節目中曾講過一個故事,當魯煒還在新華社廣西時,有一次匆匆安排好一位朋友入駐酒店,就著急離開去「照顧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老社長的兒子。老社長的兒子遊歷中國路過廣西,雖然對魯煒表明不接受特殊照顧,但他仍能無時無刻感受到保護和優待,令他印象深刻。

桂林作為旅遊熱點景區,常有領導或各種人物前往度假,這給魯煒提供了一個絶佳的表現舞台。即便是之後在北京為官,每當有外出的領導抵達機場,魯煒也都會確保有公務車到舷梯處迎接。

長袖善舞,精於經營,是魯煒在桂林風動工具廠的工友、當記者後結識的朋友等很多人的印象。

1994年,魯煒升任新華社廣西分社副社長,仕途漸順,一路高升。2001年,魯煒調入北京,任新華社副秘書長、兼任總經理室總經理。2004年,成為新華社副社長。2011年,魯煒調入北京市政府,擔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和北京市副市長。

中國網絡沙皇

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的魯煒
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的魯煒

2013年,魯煒成為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開始主宰中國的互聯網。

魯煒上任後,對互聯網的系列整頓、「抓大V」運動隨即開始。在他的恩威並施下,以微博為代表的社交媒體風聲鶴唳,大V們或偃旗息鼓,或落荒而逃。坐牢者、上央視者、被封殺者比比皆是。

2013年8月10日,魯煒與紀連海、陳裏、潘石屹、薛蠻子、陳彤、徐小平等十多位網絡名人舉行座談交流。會上魯煒提出「六點希望」,與大V們達成 「堅守七條底線」的共識。

「六點希望」即希望網絡名人應自覺維護國家利益,自覺傳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弘揚中華民族美德,帶頭遵守法律和道德規範,積極倡導社會誠信,帶頭維護公民個人合法權益。

「七條底線」為法律法規底線、社會主義制度底線、國家利益底線、公民合法權益底線、社會公共秩序底線、道德風尚底線和信息真實性底線。

這是魯煒首次對大V們的公開警示。其實參會的大V中,一些人此後的境遇那時候就已經被魯煒圈定。

十幾天后,擁有千萬微博粉絲的薛蠻子因嫖娼被北京警方拘留,此事不但由官方發佈消息,《新聞聯播》更用時約3分鐘報道。這是第一個倒在魯煒手下的大V。

和薛蠻子一起參加座談會的周小平,則從此飛黃騰達。

1981年出生的自貢人周小平,此前籍籍無名,在網上發佈的文章也多有常識漏洞,但在魯煒的蔭庇和推動下,很快就被推為正能量典範。

周小平不但以網絡作家身份參加中央文藝工作座談會,還在網絡上發佈以領導人為背景的照片,這種舉動,自然是素有「化妝師」之稱的魯煒傑作。此後周小平成為全國青聯委員、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主席,各種官方頭銜加身,還常常受邀參加政府部門講座。

對周小平從常識到邏輯的質疑從未間斷,但有魯煒作為強大的「保護傘」,他不可觸碰。

縱橫網絡多年的方舟子,因為學術打假,有著粉絲萬千,歷年來樹敵無數,都安然無恙。2010年方舟子因為質疑肖傳國被買兇襲擊後,彼時並沒什麼人知道的周小平發表過一篇網文《當世上沒有方舟子,天下就和諧了》。2014年10月,這篇文章被方舟子看到,隨後方舟子發表了一篇文章反擊周小平的《夢碎美利堅》。方舟子通過數據駁斥周小平網文裏美國最低薪資、不動產稅、高速公路收費、蘋果手機價格等方面的謬誤,嘲笑周小平「在夢裏遊了趟美國,然後就開始信口開河控訴起美國的罪惡。」

隨後的事讓所有人都驚愕:方舟子很快就被全網封殺。不但微博等自媒體賬號悉數被關閉,連方舟子寫作十餘年的博客亦未能倖免。

有此能量的,只有網信辦。在魯煒倒下後,周小平在今年3月辭去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主席職務,周小平的去官方化,也許剛剛開始。

「化妝師」的另一面

第四屆互聯網大會
互聯網大會曾經是魯煒從政生涯的主要政績。

魯煒善於塑造形像,曾被稱為「化妝師」,他也在努力塑造自己「專業」、「親和」的形像。

魯煒常組局各種大V座談,公布的照片都和顏悅色。在各種公開發表的文章中,魯煒也常常提及一些專業、時髦的網絡語言。有媒體曾報道,在一次媒體老總參加的會議上,魯煒突然問,你們誰知道陌陌?老總愕然。魯煒說,陌陌是一種即時通訊工具,現在很多年輕人在用……

被問及封禁Facebook等境外網站時,魯煒的回答也廣為流傳:「我們沒有關過境外的任何一家網站,你的網站在你家裏,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去關你家的網站呢?中國曆來都是好客熱情的,但是誰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選擇的。」

在硅谷,魯煒也與科技巨頭們談笑風生。在Facebook,他坐在CEO扎克伯格的工位上開懷大笑;在亞馬遜,CEO貝索斯打著中文橫幅迎接他;在蘋果公司,CEO庫克親自向他演示AppleWatch。

但聚光燈下的魯煒,有著另外一面。

2014年在浙江烏鎮第一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最後一晚,一份聲明草案在深夜從門縫下塞進與會者的房間,聲明中呼籲尊重各國的網絡主權。

在第二天的閉門會議中,幾個西方國家的代表提出抗議,但魯煒一直堅持著,討論達不成一致,眼見自己期望的閉幕聲明無法通過後,魯煒站起來,聲稱自己還有會,拂袖而去。

落馬罪狀「形容詞都不夠用」

58歲的魯煒,被稱為中國的互聯網守門人,也被稱之為中國的網絡沙皇。在他主管互聯網那幾年,滿是肅殺之氣。

但他的失勢也只在一瞬間。

2016年6月,魯煒卸任網信辦主任,儘管仍是中宣部副部長,但已經沒有一個實權職務,風言風語已有傳出。

2017年6月,中央第八巡視組向中央網信辦領導班子反饋機動式巡視情況。巡視組指出,一段時間,中央網信辦「四個意識」不強;政治責任感不強;政治擔當缺失;政治生態不良,存在「小圈子」問題;廉潔意識淡薄,管黨治黨不嚴。「同時,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等有關方面處理。」

2017年10月24日,在延安調研的魯煒出現在新聞上,照片中他神色凝重,再不復往日的揮斥方遒和瀟灑倜儻,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2018年2月13日,靴子落地,魯煒被宣佈開除黨籍和公職,成為十九大後「首虎」。

公布的魯煒罪狀近年來罕見: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野心膨脹、公器私用、不擇手段為個人造勢、品行惡劣、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大搞特權、專橫跋扈、以權謀私、收錢斂財、以權謀色、毫無廉恥。

這些遣詞造句之嚴厲,少有人及,有人說,形容詞都不夠用了。

(BBC)

 

Syndicate Feeds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