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熊 專稿

根據《人民日報》網上調查,網民對今年(2019)人大、政協「兩會」最關注的十件課題中,高踞榜首的就是「正風反腐」。正風者,端正黨風、政風也!反腐者,反貪汚腐敗也!而「正風反腐」,人民群眾最熱切期盼的莫過於希望「陽光法案」能夠早日立法、實施,亦即制度性反腐的落實!然而,3月13日「政協」、3月15日「人大」先後曲終人散,今年「兩會」對「陽光法案」卻是連「樓梯響」也聽聞不到,遑論「人下來」,其失語失職失責,不禁令億萬人民及海內外關心中國命運人士深感失望!

眾所周知,「陽光法案」是指以「政府官員及其直系親屬財產必須申報公示;官員所擁有財富與公職收入不相稱而不能說明合法來源者即予檢控」為精髓的廉政法案。「公示」就是讓官員及其家屬財產資料公諸社會大白於天下接受人民監督、輿論監察。因此,這一法案被稱為「陽光法案」,成為舉世公認的「終端反貪」利器,據悉早在230年前於北歐的瑞典率先實施。時至今日,包括美國和中國香港、臺灣等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皆已推行「陽光法案」,反貪倡廉成效顯著。香港在港英統治時期曾經貪污盛行,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立法《防止賄賂條例》設立廉政公署以來,雷厲風行實施「陽光法案」,一舉掃除官場、警界貪腐汚泥濁水,一招「腐朽化神奇」,令香港政府的廉潔程度躍居世界前列,「廉署」一度成為香港傲視國際的「金漆招牌」,再次驗證了「陽光法案」是真假反腐的試金石!

說回中國內地。中共十八大以來,以前所未有力度反腐,成功將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孫政才等一大批黨、政、軍高層貪官拉了下馬,懲罰了四、五百位中組部主管的貪腐高幹以及數以萬計的「老虎」、「蒼蠅」。貪腐官員涉及層面之廣、級別之高、數額之巨可謂驚天動地,史無前例!

 

 

尤其發人深省的是,作為巨貪的中央軍委兩位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倒臺之後,新上任的總參、總政兩巨頭房峰輝上將、張陽上將原來也是大貪官,結果一個被拿下,一個自殺。號稱「無產階級專政柱石」的軍隊高層尚且腐敗到如此地步,可見體制、制度「貪腐溫床」的弊端令人觸目驚心!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反貪腐一定要從制度上著手。任何運動式反腐、選擇性反腐、權力鬥爭式反腐只能治標不治本,甚至越反越貪,越反越腐。正如一位網民憤憤不平所批評:「沒有陽光法案的反腐屁用也沒有!贓款只不過從一批人口袋轉移到另一批人口袋裏!老百姓還是被搜刮得口袋空空……現在聽到反腐這兩字就想嘔!」另一位網民則怒斥:「不推行陽光法案,所謂反腐打下了一隻老虎,自己就變成另一隻更大更惡的老虎!不是自己人則有殺錯無放過;是自己人就貪更多都包庇保住!反腐只是打擊政敵、權力再分配的手段!」請問百姓渴望「陽光法案」的心聲中南海袞袞諸公聽得見麼?

既然中共口口聲聲「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從胡耀邦主持黨務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已醞釀出臺「陽光法案」,為什麼至今三十多年過去,仍不見「陽光法案」立法面世呢?究竟中共官員是否普遍的「擁有財富與官職收入不相稱又不能說明合法來源」而「投鼠忌器」怕見「陽光」呢?除非紅二代的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所言「全黨皆腐,無官不貪」千真萬確,否則「陽光法案」沒有理由再拖!而「權力產生腐敗,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敗」,對權力監督、制衡、制約的政治體制改革亦沒有理由再拖!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