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代表團團長於建華
中國代表團團長於建華

方冰

聯合國一個委員會說,許多可靠報告顯示,有近百萬維吾爾人被秘密拘留;“北京以打擊宗教極端主義和維穩的名義,已經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變成了一個類似於籠罩在秘密中的大規模拘留營,一種'無權區'(no rights zone)。”

聯合國反歧視委員會成員麥克杜格爾
聯合國反歧視委員會成員麥克杜格爾

聯合國反種族歧視委員會星期五舉行對中國執行反種族歧視國際公約情況的審議。新疆維吾爾人的人權狀況引起該委員會嚴重關切。該委員會成員蓋伊·麥克杜格爾(Gay McDougall)引述許多報告的估算指出,在新疆有數百萬維吾爾族和穆斯林少數民族被迫進入“灌輸政治”的再教育營。

數百萬維吾爾人被投入“再教育營”

雖然她的第一次發言被以超時打斷,但在隨後的發言中她仍堅持要求中國代表團回答有關數百萬維吾爾人被迫進入再教育營的問題。

她說,“我希望中國代表團回應許多報告都提到的在這個地區數百萬人被拘留的問題。我想問你們,請披露詳細理由,為什麼人們被送到所謂的再教育營?他們被提供了什麼樣的正當程序?請告訴我們這些做法的法律根據是什麼?有警察關於他們被關押原因的報告嗎?你們能不能給予我們任何這類報告的副本?讓我們了解建立這些再教育營的目的,以及當人們被投入再教育營時會發生了什麼?”

她還提出了中國政府實行的要求維吾爾族學生回國的政策的問題,“這些年自願和被迫回國的維吾爾族留學生的狀況如何?”她表示有報告說,2012年從泰國、柬埔寨和馬來西亞以及2017年從埃及、土耳其返回的維吾爾學生的狀況。她說,有報告說,有幾百人失踪了,有些被拘留,有些在拘留中死亡。

麥克杜格爾對中國政府在反對極端主義和維穩名義下對維吾爾人打壓的許多報導深表關切。她說,在新疆,保留穆斯林風俗習慣,如日常問候、留須、穿蒙面服飾,以及拒絕觀看國家電視台的節目,都可以成為被當局拘留的理由。

大規模監控和法律措施

她指出,當局在新疆針對維吾爾族人實施了大規模的監控措施,包括在檢查點被攔截,對手機進行掃描,強制蒐集12歲到65歲居民的生物識別數據,包括DNA樣本和眼膜識別數據;所有維吾爾居民必須交出旅行文件才能申請出國許可,許可可能數年也等不到。

她認為,最近北京對國家安全法、反恐法、網絡安全法和宗教事務管理條例等法律規定的修改,顯示了旨在對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更嚴厲的控制。她指出,這些法律修訂對國家安全不准確和過於寬泛的界定——包括與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有關的罪行——導致了對任意行為和歧視性起訴、定罪的濫用。

該委員會成員維羅娜·謝菲爾德(Verhene Shepherd)也表示,雙語教育政策以普通話取代維吾爾語。在新疆和田縣,教育當局通過了禁止在學校使用維吾爾語的決定。她問中國代表團,“能否證實這一點? 根據中國的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政府是如何支持少數民族語言權利的?”

另一名委員會成員法提瑪-賓塔·達(Fatima-Binta Dah)就任意大規模拘留近百萬維吾爾人問中國代表團,“現在維吾爾人在中國的宗教自由處於什麼程度?什麼他們宗教信仰得到了什麼法律保護?”

星期五,在座的大約50名中國代表團成員沒有對這些發言做出回應。

中國是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的締約國。在這一公約下建立的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由18名專家組成,對締約國執行公約情況進行審議。對中國的審議活動於8月10日至13日在日內瓦舉行。

習近平:築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在星期五的會議上,中國代表團團長於建華表示,在本次審議所包括的近十年時間裡,中國在少數民族權利保護方面取得重大進展。他說,習近平在中共19大提出的“築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中國新時代民族政策的主導思想”。

但委員會中國審議報告員、西班牙籍的馬魯甘(Nicolas Marugan)說,中國的少數民族在貧窮和不平等方面的比率仍是中國人中最高的。他要求中國代表團提供少數民族減貧的更新和分類數據。

他指出,儘管在2001和2009年的觀察結論中該委員會提出了建議,但至今中國在立法中仍沒有對種族歧視與這一國際公約完全一致的定義。

《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由聯合國大會於1965年通過,1969年正式生效。截止2014年,該公約有175個締約國,是獲得各國批准最廣泛的人權條約之一。中國於1981年批准了該公約。

該《公約》對種族歧視界定是:“基於種族、膚色、世系或民族或人種的區別、排斥、限製或優惠,其目的或效果為取消或損害政治、經濟、社會或公共生活任何其他方面人權及基本自由在平等地位上的承認、享受或行使”。

中國代表團表示,將於下星期一就委員會多名成員提出的包括維吾爾、藏族、蒙族、維權律師、被遣返朝鮮人等問題作答。香港和澳門對該國際公約的執行情況也一併接受審議。

(VOA)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