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诗评媒编者按】5月11日20时到21时,一场名为《大家读“易” 破解“死亡之吻 ”》的诗歌研讨会在网上隔空展开。这场研讨会其实也是一场跨洋诗会——处于地球这边的,是进入了夜色的5位诗坛“大家”,以及诗评媒的上万诗友;处于地球那边的,是在重症监护室中的诗人易殿选以及关注着的亲人,其时他们正迎来天明。

 

        易殿选,他是上世纪80年代新诗潮中一位不容忽视的探索性诗人;

        他是中国前卫、新锐诗人的重要阵地《大河》诗刊的创办人之一;

        他远渡重洋,在新的语境里,20多年一直坚持用母语写作。

      《死亡之吻》收录了诗人近200首现代诗,作品真切表达了一个重病患者对死亡的恐惧与厌恶,对过去的悔悟与反省,对明天的渴望与期待,对亲人的关爱和依恋。每一首诗都在演绎生命旋涡里的紧张与渴望,展露了一个诗人的不甘、呐喊和沉痛的心迹。

 

        为展开对易殿选诗歌的谈论,诗评媒编辑部不仅全面报道了由河南诗歌学会等组织的诗歌品鉴会,而且分两期刊发了关于易殿选诗歌的评论,昨晚又隆重推出《大家评诗》专栏,邀请五位诗坛“大家” ,与诗友数万人的大家,一起走近易殿选,聆听他的生命歌唱。

 

      在活动中,5位诗界“大家”张鲜明、吴元成、杨吉哲、刘静沙、 易客,和上万诗友在诗评媒公众号和诗评媒微信群畅所欲言,碰撞出众多的真知灼见。讨论甚至延续到了第二日的凌晨。诗评媒编辑部今日精心整理,以飨读者。

 


一、《死亡之吻》是诗人为自己塑造的一座高峰

 

     这些诗歌给人带来一种几乎不能忍受的痛

        嘉宾:张鲜明(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诗歌学会会长)

易殿选的《死亡之吻》,是一位诗人——此刻,他更是一位哲人——站在时间和生命最后的门槛上,对人生与世界进行回望,并由此而发出的滋味复杂的叹息。这一声声叹息,有对生的留恋、对死的恐惧,有对爱的倾诉、对亲人的依恋,更有对命运弄人的无奈、不甘与愤怒。就是这样独特的角度——是与死神的直接碰面,使他获得了这样的角度——才使得这些诗歌具有了极大的撼动心灵的力度,给人带来一种几乎不能忍受的痛。

这一切,是明眼人都能看到并能感受到的。然而,若细读这诗集中作品,你会发现,在诗人面对死亡的诸多叹息、倾诉和呼号的背后,却隐含着了更深一层的东西:对人生意义的探寻和对存在本质的判断。从这个视角上,我们看到了虚无的巨大的阴影,看到了流浪者的身影并听到了他灵魂深处的悲叹,同时也感受到了在无奈之中的超然。

这一切,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以对一生行迹的回望和对内心的审视,似乎在告诉我们:赶快去干你想干的、上天要你去干的事情;干好的这一切,你就会不惧怕死亡——也就是轻松地、甚至是快乐地与死亡相吻。毕竟,人都是要死的,你在人世的责任尽到了,就如同树的果子圆满了,你就可以笑着走了。

    诗人因作品的不朽而永生

       嘉宾:刘静沙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 、河南手机报总编辑

我是在从商丘虞城回郑州的高速公路上参加这场诗歌讨论的。我们此去,是参加一个葬礼,而现在我们讨论的,却是《死亡之吻》。此时的华北平原暮色四合,天地混沌,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逝而过,窗外的一切瞬间消失,甚至看不清它们模糊的面孔,犹如时光、一些人和生命。顿生人生易逝的苍凉和无奈。

 

最初看到易殿选老师新出的诗集《死亡之吻》的书名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因为对于一个重病中的人,我们是一贯避讳谈这个“死”字的。然而,“死亡”这两个字就赫然出现在这本诗集的封面上,而且全书写就的,就是死亡。心想作者是何等的悲怆,仿佛看到他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凛冽的背景。

 

然而看完这本诗集,我坦然了,一种敬意和敬重油然而生。从诗歌中,我们看到的是殿选老师直面生死的勇气;是洞悉人生的旷达;是珍惜生命的热望;是拥抱亲人的温情。

人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实对于生死我们每个人都鲜有刻骨感受。而易殿选老师却在诗中真切地袒露了给我们。想想,一个人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所以这本书是真诚的,满是真实的感悟,满是真实的话语,满是真切的热望,满是真诚的感恩。不回避生死,不矫揉造作,没玩世不恭。有的全是顿悟的旷达,甚至是对死亡的戏谑。这正是诗人用生命所做的最真情、真实的表白,是伟大人格和情怀所生发出来的伟大作品。

我最后想,一个能把生死看开的人,他一定长命;我还想,由于作品的不朽,诗人任何时候都会永生。

讨论行将结束的时候,我们的车在高速公路上也即将驶入郑州。我们深信前方一定有更明亮的灯,有更加盛大的光。一切明灭都是轮回,诗人将因诗歌而不朽。

祝福殿选老师,祝福诗人,感谢诗歌。

《死亡之吻》是易殿选为自己塑造的一座高峰

 嘉宾:杨吉哲( 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中学生学习报》副总编辑)

《死亡之吻》中的新作,写于他患病之后。死神的突然造访,除了带给易殿选惊恐、打击和对生命的恋恋不舍外,激发他拿起笔,梳理、盘点病中的此刻和过往的人生。

《死亡之吻》,一本书,容纳了易殿选本人全部的生命经历,呈现了易殿选典型的诗歌样态、格调、方式,又让易殿选的诗歌以最强阵容出现在读者的检阅之下。

我坚持认为,《死亡之吻》是在一个无情诱因下必然性的创作。

这是易殿选为自己塑造的一座高峰。他站在高峰之上,我们不能让他感到孤寂、寒冷。

嘉宾:吴元成河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

诗集《死亡之吻》就是他这两年在病榻上的吟诵之作。这部诗集可以说是易殿选先生的巅峰之作,深邃,通透,有对生的渴望、对病魔的抗争与诅咒,自我认知和精神洗礼非处其境而不可得。从风格上看,虽然赓续了他早期诗歌的语言特色,但明显带着更为显豁的先锋气息和异域特色,情感是真诚的,思辨是深刻的,表达是到位的,内涵是丰富的。可以说,这些作品既是“死亡之吻”,也是生命之爱,生命之证,值得我们认真揣摩。

 


 

二、易殿选病中再创新作

       嘉宾:吴元成河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

 

4月1日一大早,一个没有名字的聊天群蹦了出来,我一看,群主是易殿选老师。我就提出得有个名字,征求他的意见,他客气地让我定。我冒昧地改了,并留言:“已改为易诗群。易者,天地万物之变也。易者,河大诗群之宗也。诗之道,求新求变求真乎?”这其实也是我对易殿选先生诗歌的基本认知。他接连两天在群里发了两首诗,对照新近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死亡之吻》目录,这两首诗并不在其中,当属于他最新的作品:

《惠特曼,请听我说》

易殿选

 

如果不是柤隔一百多年的距离

惠特曼,我们应该成为兄弟

因为你住在纽约长岛

常常驾着马车到布鲁克林上班

而我正好住在长岛与布鲁克林之间

繁忙的交通要道应该能看到你削瘦的身影

更重的是,作为印刷厂检字工

那些文字在你魔幻般的手里演化为

波滔汹涌的诗句,直至鼓满美利坚的两腮

而我曾经是一个矿工,也曾试图将

埋葬在数百米地下的黑色乌金引爆千里火焰

烧出一个干干净净的世界

那么我们毕竟错过一个世纪

但是我还是执意拖着残缺的肢体守候在路边

等待你点燃我带电的肉体

《依然春天》

易殿选

 

依然春天,依然城市

胆大的树叶高高挂

居住的人们依然平静地注视着

已经发生和尚未发生的

黄昏的窗口,依然绰约

含满万千秘密

 

依然岁月,依然子午线

但是我们感觉不到

切割时的阵痛

幽幽的道路依然负载着

友谊以及仇恨

天堂的锣鼓,依然传递着早已钦定的命运

 

依然爱情,依然歌声

歌唱看最美丽的眼睛的化石

依然在作秋天的奢望

偶然陨落,也是由于自身的延续

依然卜辞,无不在暗示

过去的都不必相信

 

依然自己,依然风铃

在很深的地方孤响

未解的事物,依然匆忙

沿着地平线鱼贯而出

可是在绵绵的春夜

我何以能听到异样的哭声?

但自4月3日到今天,易殿选先生再没有在易诗群里说话,前不久才从他的好友王成法先生口中得知,易老师已身处重症监护室,不能言语。

 


 

三、大家印象中的易殿选

嘉宾:吴元成

 

易殿选先生是河南大学诗群、河南省诗歌学会(早期叫河南省青年诗歌学会)的开拓者之一,是中原诗坛的重要一分子。上世纪80年代前后,他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抒情诗,并参与创办《大河》诗刊和《热风》文学杂志。作为他的小师弟,我有幸在其身边工作过一段,他沉稳、含蓄、内秀、温润的人格令人印象深刻。反映到他的作品中,他的诗歌厚重、质朴、明朗、真纯,也不乏对那个时代的深入思考,属于现实主义创作范畴。

 

嘉宾:杨吉哲

 

殿选外表拘谨、木讷,动作和走路都比较迟缓,但其实他是一个热情、浪漫、执著的人。

嘉宾:易客(诗人、评论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沉浸在诗的世界中,那时,易殿选的诗就进入了我的阅读视野,现在回忆起来,他当时写的诗属于今天人们常说的先锋诗的一路,语言锋利,诗语狂野,诗思深刻,非常具有吸引力。后来由于他到了海外,我对他的关注也就很少了。

 


 

四、“我与世界”——解读易殿选詩歌的钥匙

嘉宾:杨吉哲

易殿选的诗歌创作,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依社会分期来讲,他属新时期诗人。那个年代,因社会反思而带动的文学集体内转的潮流,影响广泛而深入。这种影响形成了易殿选那代诗人诗歌创作的共同特质。他们开始以诗性的眼光审视世界,消除诗人对客观事物的庸俗强迫。他们彻底终结了一个旧的诗歌时代。从此,诗歌抛弃了浮夸虚妄的话语方式,不再以建构宏大主题、甘为政治附庸而自悦。

 

易殿选三十多年来一直坚持着自己朴素的诗歌梦想。诗歌在写作方向上的含混分野、标新立异,以及由此造成的短暂喧嚷或引人瞩目,都不曾影响他依认定的方向默然掘进。日积月累之下,他建造出了一个独属于他的诗歌世界。

易殿选的诗歌,以其独特的调式、韵律,赋予诗歌文本极大的阅读快感。与一些诗人阻滞阅读的技术性故意相反,易殿选更注重诗歌文本在阅读层面以节奏控制而达成的流畅。他的诗歌,从首、节、行诸多方面加以节制,使诗歌的多种元素在一首诗中达到巧妙分布。由此可以看出,易殿选对传统抒情诗特质的认知与坚守,也可以看出他在诗歌技术方面纯熟。

 

易殿选的诗歌,有其独特的生成机制。“我与世界”以及个人视界的自我局限,是其诗歌生成之源。他诗歌中省略掉的,往往是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事件、故事或对这些事件、故事的真实的心理回应。因此,易殿选在他的诗歌中从不缺席,始终在场。在“我与世界”之间,易殿选的姿态是自由、多样的。在“我与世界”之间,易殿选又是敬畏、谦恭的。也许,这种和而敬之的物我态度,决定了易殿选的诗歌话语方式,决定了他诗歌中物象、词象的丰沛,而很少意象。“我与世界”,是解读易殿选詩歌的一把有效钥匙。

 


     

五、走近易殿选的诗

       嘉宾:易客

 

       今天,我看到了他的新作。这些收入诗集巜死亡之吻》的诗,深深地震撼了我。

 

歌声远去

歌声远去,即使那些最苍凉的,最忧伤的

花朵凋谢,即使那些最暗淡的,最渺小的

所有的草地都将衰败、枯萎,动物绝迹

所有的河流都将干涸、泯灭,鱼缘树而逃

在我的世界里,是的,在我的未来世界里

所有的欢愉都将烟飞灰灭,包括痛苦的权力

 

所有的事物都将回归到原初,以至混沌

我将要到达的地方,人迹罕至

天空飘满蝙蝠巨大的黑色的羽翼

赤裸的群山缄默一片,不知名的

巨大的生物蠢蠢欲动,依如史前

地壳剧烈变动的前夜,危机四伏

 

我就站在生与死的结合部,静候百年

竟然没有一缕阳光莅临,甚至没有风

掀动我的衣襟,没有声音触动耳膜

除了遗忘与被遗忘,几乎无可作为

这就是所谓的永恒的故乡吗?

亲人啊,我注定会在远方想念你们

 

 

点评:

 

读着诗人这首巜歌声远去》,我内心的感受是纷繁而复杂的。歌声即将远去,花朵即将凋谢,草地都将衰败,河流都将干涸,欢愉都将灰飞烟灭,"所有的事物都将回归到原初"。这样的感觉,只有一个"站在生与死的结合部"的敏感的诗人才能更深切、更彻骨地感受到。诗人的沉思中,明显地揭示了一个存在之本相:大自然之"在"本质上是因"我"而在,"我"的生命和大自然的生命是同时展现出来的,因为"我"存在,所以大自然的存在对"我"而言才是有意义的;若"我"不存在了,则大自然之存在只不过是虚无而已。我想,庄子在巜齐物论》中所说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大概要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诗的结尾,诗人把即将到来的死亡之境称为"永恒的故乡",并且说:"亲人啊,我注定会在远方想念你们"。这些诗语,深沉地表达了诗人对生命的眷恋与热爱。

 

在我的背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

 

在我的背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

许许多多东西皆已被我丢弃

比如思想的碎片、廉价的激情

以及一些关于人的伪命题

它们早已化作纸屑,被抛撒在路边

与落叶为伍,或融化在雪花里

一些多余的衣服也早已丢给了路人

既然不堪重负,冬天也已经过去

那件被用来护身的马甲,自然也成为累赘

因为我知道人生走成这等成色

在凶悍者眼里,已不屑于去袭击

 

有一些东西则在无意间遗失

比如爱人的手势,关于美的钥匙

以及怜悯之心,所以我变得麻木而又迟钝

还有友情,其实它们就是云的脚步

日日相随却浑然不知

一旦化为雨,便顿感一片虚无

 

还有一些东西被人强行索去

比如器官的一部分,所以我的肢体不再完整

那把用来划破黑夜的短剑

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拿走

一支用来驱赶寂寞的口琴

竟也难逃被掠夺的厄运

现在我只能像一只被风拔去羽毛的鸟

一个人踽踽独行

 

在我的背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

包括金钱、时间、幻想的能力

所幸还有足够的爱

去覆盖我的余生

 

点评:

 

《在我的背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是诗人对自己人生的一次盘点。

 

在人生追求上,诗人主动丢弃了"思想的碎片"、"廉价的激情"、"人的伪命题";在物质追求上,诗人无所求,"多余的衣服"也已丢给了路人,连"那件被用来护身的马甲",也成为累赘("护身的马甲"在这里暗喻人生浮名),这些东西是诗人主动丢弃的。这是诗人对自己的人生价值观的正面书写。

 

也有对美好的事物之失去的惋惜与忏悔:爱人的手势、美的钥匙、怜悯之心、人间友情,这些东西的失去让诗人觉得自己"变得麻木而又迟钝",这是诗人对逝去之美好的惋惜,也是一次自我否定与自我忏悔。

 

也有被强行掠夺的东西:如"划破黑夜的短剑"和"驱赶寂寞的口琴",这些东西是诗人反抗黑暗、抵抗空虚的利器,诗人对掠夺者表示了愤怒,同时表达了对光明与自由的渴望。

 

诗人觉得已所剩无几的东西,是"金钱、时间、幻想的能力",这句诗语里,明显地表示了对"幻想的能力"之失去而感到的痛苦,这才是诗人最为珍惜的东西。诗人最后说:"所幸还有足够的爱,去覆盖我的余生",这是诗人在诗中唯一表示出的欣慰之情,"爱",被爱与爱人、爱生活、爱生命,这就是诗人对人生的渴盼与对自己的期许。

 

诗人的这一对人生的盘点,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诗人对自我的肯定与否定、对过去的悔悟与反省,对明天的渴望与期待,对亲人的关爱和依恋。

 

 

今日

 

这个世界上寿命最短的

不是昆虫、花朵,或者庄稼

而是今日。尽管它的马车

每天都从我们面前隆隆驰过

花朵对于果实的企盼

绿叶对于阳光的深情

河流对于土地的咏叹

以及展开双翼的青春与爱情

都会在它的感召下叠现

然而它的寿命却如此短暂

从阵痛到分娩,再到死亡

不过24小时,甚至没有人

留意它在什么时候消失

因为那时候人们还在沉睡

或者还沉迷于梦里

没有人为它流泪,或哭泣

 

浅薄的人们习惯于歌唱明天

赋予明天以想象、憧憬

在一些人眼里,明天就是希望的化身

正如人们视孩子为未来一样

人们或是爬上高山之巅,膜拜日出

或是来到海边,看大海落日

很少有人想到那是今日至为珍贵的象征

而且对于昨天,人们又倾注了

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缅怀

许多时候昨天就代表着过去

每一个昨天都会有一个隆重的葬礼

 

素颜、矜持的今日不动声色

一半留给白天,一半留给黑夜

即没有婴儿的啼哭,也沒有垂危的叹息

一切都是那么平淡,人们对此毫无察觉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毛茸茸的夜色渐渐退去

从窗台、树梢以及每一只醒来的眼睛里

依如疲惫的海潮抽身而走

只留下那些动作迟缓的生物

于滩涂之上独白

 

点评:

 

《今日》一诗,最为透彻地告诉了我们一个不太为人注意和领悟的道理:"这个世界上寿命最短的,不是昆虫、花朵,或者庄稼,而是今日。"这是对生命与时间的关系的思考。一定的意义上,我们的生命就是"此刻",就是永远的"今日"。 在每一刻钟中的时间中生存、思考、行动着的我们就是我们的本质。昨天的我已逝,明天的我还未在,只有此刻的我才是真实地存在着的。因此,诗人说:"浅薄的人们习惯于歌唱明天","很少有人想到那是今日至为珍贵的象征",这是诗人至深的领悟,也是诗人对"人"之存在的"本真"的揭示。

 

人人都是一颗自行运转的星球

 

人人都有说不完的孤独

人人都有说不尽的寂苦

在这个世界上

人人都是一颗自行运转的星球

没有类似的寒暑

没有重复的风流

也许你的辛酸和不幸

正是他的向往

也许我的失意和痛楚

正在被人悄悄羡慕

 

人人都有难以言说的秘密

人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祈求

在这个世界上

人人都是一条自由的道路

没有相同的方向

没有一致的弯度

也许她的成功和征服

正在被人默默唾弃

也许你的贫穷和落魄

正是他想象中的富有

 

点评:

 

《人人都是一颗自行运转的星球》这首诗,标题就是一种理性思辨的结果。我特别喜欢这一句:"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一条自由的道路",这句诗中的"自由"二字,甚至超越了我们一般所谈论的"自由"的涵义,在"自在自为"的意义使用了"自由"二字。诗人用世俗生活中不同人的不同价值观带来的不同感受来表达这种自由:"也许她的成功和征服,正在被人默默唾弃;也许你的贫穷和落魄,正是他想象中的富有。"这一乍看上去仿佛是非常普通易懂的道理,实质上需要用一生来领悟。

 

这首诗让我想起了孔子在《易传》中写下的一句话:"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诗人的诗,也许意在让我们领悟如下道理:人生在世,应追求独立特行不拘常规,不惧困难不惧世俗,相信自己坚持自我;即使命运不济,身处困境,也应遁世隐修,静心悟道,无闷而居。

这组诗歌特点是格调高亮而写法平实

 

古道 (诗人、诗歌评论人)

 

易殿选的这组诗歌特点是格调高亮而写法平实。由于有足够的人生体验和充沛的感情,写法上采用直抒,不炫技,不设藏包袱,不玩巧,反而有利于酣畅淋漓的表达。这就像当你要直接倾诉的时候,而且有内容来倾诉的时候,不管是对恋人还是其它亲人,直接的宣泄要好过机巧。这是一种阅尽繁华后充满内容和智慧的表达,昌耀诗歌中这个风格也十分明显。往往在直抒痛陈之中,大珠小珠落玉盘。我认为诗歌写巧了固然好,但朴实而有感情内容的写法同样十分好。

 

那是不是这种诗里面就没有技巧了呢?不是。事实上首先内容的选择、哪些要说哪些不说、如何说出本身就是技巧。而且,技巧往往已浓缩于不经意的句式之中。

 

比如在《在我的背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里,第一段的各种"丢弃"如"思想的碎片、廉价的激情/以及一些关于人的伪命题/衣服"等,就是用于表达一个重病患者阅尽人生后既无奈地、又释然地"放下"这个感念的一些很好的物象选择。又如"多余的衣服也早已丢给了路人/护身的马甲,自然也成为累赘/因为……在凶悍者眼里,已不屑于去袭击。" 是一种说明式的物象选择。一个内心积累和经验贫乏的写作者,是无法够完成这种准确感性的选择的。

再比如"驱赶寂寞的口琴""现在我只能像一只被风拔去羽毛的鸟"就有喻象的技巧。口琴与驱赶寂寞的关联性,被风拔去羽毛与人的无助处境的关联性,都通过把喻象自然融入平实表达在不知不觉的表面简单的叙述中完成,这比那些突出技巧来进行比喻和象征的写法就更自然含蓄,具有了举重若轻的效果:你感觉不到什么技巧,但事实上是有的。

再比如"驱赶寂寞的口琴""现在我只能像一只被风拔去羽毛的鸟"就有喻象的技巧。口琴与驱赶寂寞的关联性,被风拔去羽毛与人的无助处境的关联性,都通过把喻象自然融入平实表达在不知不觉的表面简单的叙述中完成,这比那些突出技巧来进行比喻和象征的写法就更自然含蓄,具有了举重若轻的效果:你感觉不到什么技巧,但事实上是有的。

 

从一些功力深厚的好诗中能拮取一些句子,往往只需要一两句,就可以用它加工成一首"出奇"的短诗。比如"现在我只能像一只被风拔去羽毛的鸟"这一句,只需把这个喻象放到一些短诗好手的手里加加工,一首短诗就出来了,我试一试:

一只鸟

风拔去了它的羽毛

它落了下来

落进了我的身体里面

我再也无法

飞起来

 

 

生死之间

 

伊寒

 

立于天地之间,使我们有别于其他的,原来不是别的,是生命的呼吸,是伴随着呼吸起伏的思想。于生死之间,诗人易殿选的诗歌越发地血肉鲜明,深入人心。

 

诗人易殿选的组诗《死亡之吻·超越死亡》整整62首,组诗《死亡之吻·致爱人》整整50首。

 

他说“将信物留在风雨里”,令人动容。我知道最终我也会将爱留在烛光跳动的沉默里,将爱投掷到庞大深远的虚无里,永不回响。

他说“在我的背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许许多多东西皆已被我丢弃/比如思想的碎片、廉价的激情/以及一些关于人的伪命题/它们早已化作纸屑,被抛撒在路边/与落叶为伍,或融化在雪花里/一些多余的衣服也早已丢给了路人/既然不堪重负,冬天也已经过去/那件被用来护身的马甲,自然也成为累赘/因为我知道人生走成这等成色/在凶悍者眼里,已不屑于去袭击”。

 

他说他的墓志铭是“浪迹天涯”,他说“而我的人生毕竟走了太多的路/几乎走到大地的尽头/所以我更希望像济茲那样/将'名字写在水上'/写在大西洋的波浪之上/以波浪为家”。

 

他说“躺在生命的谷底遥望一线蓝天/才知道那种蓝,是水洗出来的/或是被云朵夜以继日打磨出来的/透过毛茸茸的表层,我看到湿润的蓝莓/跳荡的蓝海水以及幽蓝的火焰”,他说“我不该是那个遍体鳞伤的人”。

 

他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几乎没有遗憾/除了过往的那些内疚/人,终久是要死的,所谓不朽/根本就是一个谎言/那又怎样?山河从来不曾破碎/破碎的,是那些应该破碎的灵魂”。

 

他说“我重又看见阳光/从额头慢慢渗透我的全身/原来生与死之间/不过是几米的距离/而每一寸都是那么炫目、凄美”,他说“阳光从来不会使大地变得真实”,“原来一切都是虚构的”,“所谓拥有,不过是一种错觉”。

 

他说“歌声远去,即使那些最苍凉的,最忧伤的/花朵凋谢,即使那些最暗淡的,最渺小的//所有的草地都将衰败、枯萎,动物绝迹/所有的河流都将干涸、泯灭,鱼缘树而逃/在我的世界里,是的,在我的未来世界里/所有的欢愉都将烟飞灰灭,包括痛苦的权力”,他说“不是我不肯留下来”。

 

生死之间,他说“这也无关上帝的旨意”。他说“这个世界上寿命最短的/不是昆虫、花朵,或者庄稼/而是今日”。《死亡之吻》的诗集就是他在人世“生”的信物,留在风雨里吧,留在真实的阳光下面,留在阅读者的手中。

 

生死之间,不忍多说。生死之间,他心迹已露。生死之间,如此,就是更加勇敢,更加智慧。

祝福诗人易殿选和他的诗!

 走向自然(网友) 我对易老师的认识始于今晚,看了这首诗《在我的被囊里,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我总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易老师的这首诗完全说出了不惑之年的饱经沧桑之人的感受。

        人的一生非常奇妙,其实就像一个人负担前行,担子里的东西,随着我们走过的岁月越来越多,可惜,担子里的东西明明我们不需要的,越来越多,而需要的越来越少。我们需要什么?爱情;快乐、幸福、美好、健康。可是回头看担子里是什么:我们要的没有,相反增加了痛苦、疾病、压力、抱怨、浮躁。

         作者比我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他也比我先行一步,于是在诗里我们发现作者已经在“许许多多东西皆已被我丢弃,它们早已化作纸屑,被抛洒在路边”那些已经看淡的名利在作者看来就像一件:“过时的马甲”,自然也成为累赘。足见作者是多么的睿智和对世间欲望抛弃的彻底程度。

        担子里的东西愈来愈少,甚至那些人们看做至宝的世间、金钱、能力也被抛弃。作者也可以轻轻松松走自己的路,那么最后担子里还有什么?作者也给出了答案“足够的爱”这就够了。主要有爱,到处都是阳光。

 

      丫妈妈(网友)《歌声远去》读后感: 绝望的不止是欢愉,还有“痛苦的权力”,一个连“痛苦的权力”都要放弃的时候,世界还会留给我什么?不是我想放弃,实在是不得已——此时此刻我不能不放弃“生”的权力。与其说放弃的是“痛苦的权力”,不如说是放弃“生”的权力。至此应该已是“悲哀至极”!然而站在“生”与“死”的分水岭上,我知道我将要到达目的地是那样的,我不怕——“这就是所谓的永恒的故乡吗?”!且“亲人啊,我注定会在远方想念你们”!

        我体会到作者想要说的是:只要有爱,歌声就不会远去!

 

易生诗梦(网友)  首先,遥祝易殿选老师早日康复!从所选的这些诗中,可以看到易老师人生,是试图定位在对诗的不懈探索和坚韧不拔的追求上。他的人生方向是诗。他拿自己和世界著名的诗人比。看到自己没有艾米莉·狄金森的孤独之美,没有叶芝的超然、潇洒,冷眼看人生和死亡,也没有里尔克在“他人的眼睑下安眠”的超然。而他自己清楚,自己的人生毕竟走了太多的路,几乎走到大地的尽头,但依然没有达到这些诗人的高度。所以他更希望像济茲那样,将“名字写在水上”,写在大西洋的波浪之上。这样,诗人的人生就是以波浪为家。因此,“饱含沧桑”这四个字,不仅蕴含着他漫长而踉跄的脚步声,还有他全部求索和挣扎。诗人“手挚火把,去寻找拓荒者的脚印。” 然而,所有具有开拓的诗人,都似乎有着大致的命运,那就是贫穷或落魄,但他们却有着“想象中的富有。” 

易老师是一个对人生有着深刻思考的哲者,他对人生的生老病死都有深刻的观察和深度的体验。而这些,构成他诗的全部或主要的内容。所选的这些选诗,基本如此。 但作为一个试图在现代诗上有所开拓和建树的诗人,对诗的语言和技法的创造应该是衡量诗人的重要砝码。但从易老师这些代表作里,显然看不到这些探索的影子! 请求诗人在病中能够原谅我这个诗的门外汉说出这点逆言!而这些,正是现代诗前行路上所需要有人奉献的雪中之炭!

               


六、大家的心愿——祝你平安

       在昨晚微信群嘉宾与网友的讨论互动中,博雅书院•作家作品群群友漏船还发来了自己朗诵易殿选诗歌《歌声远去》的音频。

在众多的跟帖留言中,网友留下的更多的是祝福。

 

立夏   二十多年前在河大就听闻易老师大名,未曾谋面的学兄,祝您安好!

夏之.余曼   诗深刻,有看破生死的豁达,亦有对生命的渴念!

那年   这部诗集浸透了作者对生死的叩问,也深切诉说了一个备受病魔和死神侵扰的人的心灵秘密与精神律动。既热烈而坚韧地活,亦无惧必将到来的死,不回避关于死神的话题,这是诗人的,也是我们应有的生命姿态。

快乐大哥  一切都会变得久远 真正的诗歌是永存的

真诚   伟大灵魂学会思考,与心灵对话。直视自己的内心,才会发现还有一方净土! “那饱含沧桑的四个字,不仅蕴含着我漫长而踉跄的脚步声,还有我全部求索和挣扎。” “所以我手挚火把,去寻找拓荒者的脚印。” “也许你的贫穷和落魄,正是想象中的富有。” 我们有幸走近诗人,聆听一首首对生命的歌唱!!!

吉祥如意  第一首就打动了我!也许只有面对生死,才能参透平时难以参透的,领悟平时无法领悟的,写出来的诗句才有如此强大的穿透力和震撼力,句句深入骨髓,字字拷问人心!因为,总有一天,我们都要面对生死,无法逃避。衷心祈愿中文系师兄、易老师吉人天相,早日康复!

岚兰  有些读来令自己涕泪满面,一定是触到灵魂深处的那根弦。

石头 我只想说,诗歌,人类强大的精神力量,老易,顶住并再次回来,诗神仍在这边等你!

飘然一鹭儿(山东)祝福诗人以自己乐观的心态和强大的念力战胜病魔,重归健康,为我们奉献更多精美的诗篇。

雪岭樵夫(任广生)  诗人的语言魅力令人羡慕,诗人将现代诗写成这样也是难能可贵的!

笑舒云袖   抛开一切,一口气读完,太震撼了!滚烫的诗,席卷我全身,我愿意融化销毁在这惊世不俗的诗里!

李仪(朋友)  诗本身就是对生命的咏唱。祝福诗人,与沉疴抗争活下去就是最好的诗。

M.X  生命如诗,诗如生命,这是生命与诗的合一。为易殿选先生祈福!为生祈福!为诗祈福!

心灵花园  在八十年代的《诗刊》上就拜读过易殿选老师的作品,祝易老师早日康复

安然(朋友)  诗歌可以平衡内心的痛苦。支持诗人顽强地生活着!

 

作者 诗评媒编辑部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