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五四运动爆发前三年,1916年1月1日,是中华民国成立的第五年,当时的国家元首袁世凯不想再当总统,在这一天,正式宣布自己是中华帝国的皇帝,并把这一年的年号改为「洪宪元年」。在这之前,袁世凯为了当皇帝,亲自发表了「尊孔令」,鼓吹了「孔学博大」,後又发布《祭圣告令》,通告全国举行「祀孔典礼」。正是在尊孔祭天的大环境中,袁世凯公布了《修正大总统选举法》,规定大总统任期由五年改为十年,连选可以连任。

新文化运动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产生的。这是由一些受过西方教育的人,如胡适、陈独秀、鲁迅、钱玄同、蔡元培发起的。他们认为,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当了共和国总统的袁世凯还要复辟帝制,必须追根溯源,这个根源就是中国的舊文化、舊传统。舊文化指的就是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文言文和舊习俗。所以,这些人,就聚集在当时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杂志周围,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传统、反孔教、反文言」的新文化运动。

当时的新文化运动,是提倡来自西方的科学、民主等思想文化。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西方思想的另一个分支,也就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也传入中国。

外来思想在中国的成长,需要适宜的土壤。专制独裁的土壤萌发民主自由,贫富两极分化的土壤孳生共产主义。辛亥革命後中国的土壤,这两种外来思想都能够生长。1919年的五四运动,事件起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結束後舉行的巴黎和会中,西方一些国家將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權益轉讓給日本。當時北洋政府未能捍衛中国的國家利益,引起北京学生和市民大规模的抗议运动。五四运动发生在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後,共产主义思想已经传入中国。五四运动後的中国土壤,是军阀割据、官场腐败、贿选横行、日本入侵和贫富两极分化的土壤,加上二次大战前后的国际环境,共产主义思潮压到了自由民主思潮。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旗帜下,抗议凡尔赛条约的五四运动,成了1915年开始的新文化运动的分界线,从此,新文化运动就分为两大营垒。一部分是自由民主派,另一部分成了共产主义的信徒。

后来,毛泽东创造出一个「新民主主义」的概念,把五四後的时期,说成的中国历史上「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实际上,这是中华民国时期。毛泽东在取得共产党的领导权後,打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旗帜,通过暴力革命取得国家政权,把自由民主思潮,一步步在中国大地上加以清除。文化大革命时期,毛泽东的话「一句顶一万句」,自由民主被彻底埋葬。

世界千篇一律,舊戏一再重演。40年前的改革开放,带有许多大清王朝时期洋务运动的影子。改革开放也是否定文化大革命、局部非毛化和自由民主思潮抬头的时期。1982年宪法,明文规定国家首脑人物「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六四大屠杀改变了这一切。六四後的中国,经济高速成长,官场腐败、两极分化、践踏人权、环境污染同时发生。正是在这一土壤里,去年北京重演了袁世凯修正大总统选举法的旧戏,删除了1982年宪法对国家首脑任期的限制。政治从来是,有「作用」,就会产生「反作用」,在中国国内、在海外中国人中,在反对复辟、要求改革开放的呼声中,第二次新文化运动正在兴起。

第一次新文化运动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在一个世纪後的今天,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延续了科学民主多元包容思想,认识到了「打倒孔家店」口号的片面性,分清了中国儒家思想中的精华和糟粕,认识到了来自西方的共产主义给中国文化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中国传统文化是儒家、佛教、道家的文化,儒家文明与西方文明不同,是无神论文明,佛教是无神论宗教。儒家文化是一种人际关系和社会秩序学说,儒家文化的精华是「仁者爱人」,崇尚真善美,并把这种精神运用到人际关系中。儒家不是宗教,「仁者」是有大智慧、有人格魅力、善良的人,「仁」是一种依靠每个人自身努力可以达到的境界。儒家文化的糟粕是混肴权力与权利,在推崇「权力至上」的同时,不能形成明确的权利观念;儒家文化维护君主专制的政治秩序,以空洞的「德治」排斥「法治」、以虚假的「仁政」,反对「宪政」,提倡皇权崇拜,缺乏「每一个人有一个政府和任何权力不能进入的领域」这样的人权观念,因而导致侵犯和践踏人权事件充斥中国历史。中国从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的专制制度以来,始终没有走出王朝循环与分裂统一的循环,袁世凯复辟帝制、毛泽东的个人崇拜,都与儒家文明中的这一糟粕,没有得到清除有根本关系。

政治、经济、主流意识形态的变化速度,各不相同。大致说来,政治十年一大变,经济几十年到百年一大变,意识形态的主流每一个世纪不尽相同,这种不同,还因地区而不同。在中国,政治、经济、主流意识形态的变化,有自己的节律。五四100年来,经历了两次工业革命的中国,从一个传统的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现在的中国社会,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而是是一党专政下的两极分化的「老式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外来的马克思主义在事实上被中国人民所抛弃,中国社会思想形成了一个大空隙,传统儒家思潮趁机在中国复兴。今天中国儒家复兴中最大危机是,儒家糟粕,沉渣泛起,又使中国社会中弥漫在皇权崇拜中,这是儒家糟粕对普世价值的最后一次抵抗。

在五四100年之际,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正在兴起。作为中国文化传统的儒家,面临一次伟大的革新,这就是保存儒家文明的精华、剔除儒家维护专制政治的糟粕,在吸收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基础上,把儒家精神发扬光大。

(2019-2-12写于WashingtonDC近郊)

严家祺,《蘋果日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