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小黄车曾受到中国广大民众青睐目标全球 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 弗林)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在近日公布的信息,从2019年1月1日至今,ofo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高达26件,执行涉及的总金额达到1.41亿元。另有报道称,被曝用户退款数量一度超过千万,且拥有共享单车数量最多的ofo小黄车的押金偿还困难问题仍未得到好转。

距今成立仅3年,但一度公司股价达到200亿元的ofo,在过去的一年中经历了其“共享出行”神话的破灭。2018年3月,作为公司创始人的戴威还曾凭借其超过35亿的身价,荣登胡润富豪榜,而一年不到,随着其自身的经济模式无法维持公司运营和海外扩张,在加上管理层的一系列争议操作,以及中国资本市场对“共享经济”产业投资热度冷却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年仅28岁的戴威就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在不久前被北京海淀区法院正式列入“老赖”名单。在这一纸限制消费令下,他要享受或希望采用飞机、高铁、旅游、房子等高消费,及非生活或工作的必须消费行为都要成为困难。正所谓新年新气象,但戴威和其所创立的ofo在去年年底所受到的困难遭遇并无太多改变。甚至有的人说,真正困难的日子才刚开始。

1月1日有媒体爆出,作为ofo合作方的深圳顺丰公司已向法院申请,要求冻结其运营公司东峡大通银行账户存款1375万元。经查,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ofo小黄车官方认证微博验证企业,成立于2016年10月13日,公司由ofo香港公司全资控股,法定代表人是ofo创始人戴威。资料显示,在1月3日至9日短短7天内,ofo就又新增了8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合计金额超过3000万元。回顾2019年1月1日至今,虽然不到一个月,但ofo已经深陷26起“被执行人”案件,合计金额累计增加到1.41亿,其中最大的单笔标的高达8100万。目前尚未确定这些案件的起诉方和起诉原由。除了在国内遭到官司围攻外,ofo在国外的业务的司法风险也难以幸免。仅拿新加坡一国来看,当地媒体曾在去年12月底报道称,至少有两家新加坡公司向ofo施压,要求还清物流欠款,欠款金额超过51.1万美元(约合351.5万元);与此同时,在ofo的新加坡官方Facebook账号下,另有超过170条用户留言要求退款,但无人回复。

要知道ofo在鼎盛时期,该公司对外宣称,他们曾向全球20个国家的2亿用户提供服务。与ofo一同难过的还有广大未能要回押金的用户们,这一数字一度曾超过千万。有报道称,据保守估计,ofo仍需退还押金总额至少10亿元。而从2018年12月18日至2019月1月21日14时18分,已完成退押人数近43万,但仍有逾800万用户在排队等候押金的退还。一名来自北京市的ofo用户檀先生日前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称,1月13日-1月15日,连续3天记录了自己退款排队的名次。据此推算,ofo平均每天可以退掉8629位用户的押金。按照这个速度,他还需要等待1343天,要到2022年夏天才能拿到押金。檀先生说,“ofo客服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大家都没有退出来,都在排队”。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