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这场贸易战带来的后果目前无法估量。路透社

 

(明镜书刊/法广RFI 索菲)中美贸易新一轮的谈判结束,双方空手而回,未达成任何共识,为何如此?在《明镜编辑部》第300期的节目内容当中,请到《财经全观察》主讲人全军为观众分析中美贸易磋商的问题,并延伸讨论中国强推一带一路的战略野心。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讨论。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101期《外参》杂志中。

索菲:这次中国派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赴美谈判,官员等级相对于以往较低,这其中有何考量?

 

刘欣:全军先生分析,中国从前几次的谈判经验看出美国的态度强硬,导致北京越高层的官员越不敢贸然出场,否则一旦谈判失败,很有可能会在国内受到攻击。在这种局面下,低级别的官员出场也就相对顺理成章。另一方面,全军先生也不排除北京指派王受文向美国传递某种信号,希望借由一个稍微中立的人来打开一条通道。

 

索菲:在这一连串的中美贸易谈判当中,北京一直给人坐过山车的感觉,这是因为中国还没有看懂美国吗?

 

刘欣:是的,全军先生认为,中国确实尚未完全看懂美国。他说,美国有两大诉求:短期来看,美国要的是利益,也就是一些贸易上的甜头,包括採购美国的石油、页岩气、大豆、飞机等,给美国带来一些短期方面的收益。

 

长期来说,美国要的是安全,这就涉及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面写的国家资本主义问题,而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体制正好就是这种型态。但全军先生认为,安全问题相当难解,因为无论放弃或是不放弃国家资本主义,任何选项都涉及中国国内的政治走向以及国家整体的发展。他强调,有些事情即使中国元首答应了,也未必能做到。但可以肯定的是,若中国不针对安全问题给美国一个答复,华府永远都会防着北京。

 

索菲:不光是在贸易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曾经表示,他很不喜欢中国积极推进的一带一路,这是否意味着一带一路也成了中美在经济、政治以及安全问题上对峙的另一个节点?

 

刘欣:对此,全军先生认为,从中国的角度看,一带一路过去确实旨在输出过剩产能;但从美国的角度看,这却不仅仅是经济利益的问题。虽然中国给参与国家送的是贷款,其中却也挟带着一种“中国模式”,也就是国家资本主义。一旦这个国家资本主义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扩散,将对美国造成威胁。如果不动用国家力量去抵制,那么自由资本主义将会失败,这就是特朗普总统最担心的地方。

 

索菲:採访主持人陈小平在节目中提到,近来习近平对军队的动作频频,有人预测一旦中美经济争端进入深水区,北京可能会採取统制经济和社会军管双轨并行。全军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刘欣:全军先生分析,中美贸易战若真的打到中国经济熄火,中产阶级血流成河,那么北京当局必定严格管制外贸外汇,经济进入军管,社会管制也将随之跟进,因为统制经济最终出路就是军管。事实上,他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有很多领域进入半军管状态。

 

此外,全军也进一步解释,军管之下,计划经济佔优势,社会将进行平均主义,财富均贫富,企业也可能公私合营;在社会管理上,则将落实网络管理,封网禁言。也就是说,到时候整个中国将退回到50年代。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