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改四十年,華西村走出傳統農業、傳統工業,走出國門投身現代科技產業。踐行吳協恩書記的理念,走出去是為了走回來。走回來服務中國市場。

Chaoxun201809
《超訊》2018年9月號

不是由於瞭解而關注,而是因為關注後才瞭解。被譽為天下第一村的江南華西村,社會對它普遍的瞭解基本上還停留在華西村民存巨款、住別墅、開好車的傳統印象中。雖然曾經去過華西,也有在十七大時採訪過老書記吳仁寶的經歷,但對華西這個典型堅持社會主義集體經濟的新鄉村的關注還是不多,更不要說瞭解。

去年有機會用了半年多的時間為華西村老書記吳仁寶寫出《信仰》一書,才開始比較多的關注華西,因為關注也開始慢慢想瞭解華西。

中國的改革開放給農村發展注入了更為自由、更具空間的活力,那時已經小富為安的華西村可以告別偷偷摸摸搞小五金廠的歷史,以有規模的鄉鎮企業為自身發展致富又一支撐。以後,無論是興辦企業、發展金融和現代服務業,華西村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逐浪而行,自始至終走在發展風口的前沿,尋找那一灣中國鄉村振興的藍海。

華西村龍希國際大酒店前的廣場的燈柱子、圍牆的醒目處留有老書記吳仁寶、現任書記吳協恩的箴言。吳仁寶講農民樸實的語言,吳協恩的話更富哲理。吳協恩有一條箴言這樣說:「過去靠『膽量』賺錢,現在就要靠『膽識』賺錢。膽,就是要有老一輩的拚勁和韌勁;識,就是要有新一代的智慧和知識。」其實現在的華西,事實上就是既有膽量又有膽識。

自改革開放之初,作為中國農村發展的標桿,華西村瞄準的卻是大上海,引入上海的人才、接受上海的企業設備、追隨上海的金融步伐等等。如今,隨著中國走出去的腳步,華西的觸角早已經天涯海角,闖蕩國際市場。吳協恩告誡村民,「雖然我們是農民,當年老書記說,我們現在華西的農民要加個『新』字,新農民,這個新而且是走在前面的『新』,走在世界前面的『新』。」

上任15周年的吳協恩在接受《超訊》訪問時,很坦率地表示,「接老書記的班,最難在哪裏?難在創業難,守業更難。這個難字上怎麼去突破,做任何事情,守是守不住的,只有『創』。既然搞明白了,我就要去嘗試,去培育,再到最終實踐。」

華西具備全球化視野

站在華西村的角度,村民都住上了別野,家家都有好車,村民的平均年收入超過九萬人民幣,無愧「天下第一村」。吳協恩並不以此為傲,不以此滿足。創新和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他以一個中國新農民的胸懷誓言:不以華西為世界,而以世界為華西。「看待今天的華西,也不能局限於華西本村,而要具備全球化的視野。因為華西的產業從東到西、漂洋過海,已經做到了全國和國外。」

改革開放40年,吳協恩從老書記吳仁寶手中接棒整整15年。他從創業難守業更難開始思考,從這個「難」字上怎麼去突破,怎麼去「創新」。他說,而這個「創新」簡單的一句話來說,「又是基於我的危機意識,沒有危機意識不會去想,不會創新」。

中國的一個最基層的農村,在全球一體化時代,以自己的眼光和能力涉足全球業務,邁出了中國農村企業國際化的步伐。華西耀宇文化公司,不僅在上海、廣州、武漢、福州、澳門等地舉辦了大型比賽,更是走出國門,到美國西雅圖、德國法蘭克福、菲律賓馬尼拉、烏克蘭基輔等地舉辦了國際性賽事,讓中國的自主品牌展示了國際影響力。華西海工公司,作為中海油首選的合作夥伴,參與了中國沿海所有海域的油氣平台施工,並積極參與海外油氣工程。華西涉入軍民融合海底工程方面,圓滿完成了軍委重點專案。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核心技術靠化緣是要不來的,只有自力更生!」華西進軍高精尖的智慧製造業,是以「膽識」營建新產業。華西股份公司在投資和併購領域大展拳腳,美國投資研發的半導體鐳射晶片和人工智慧晶片,均實現了多個「從0到1」的突破,性能遠超同類產品。鐳射晶片專案,相關團隊已與國內知名手機廠商溝通合作,潛力不可限量,今年晶片已正式落戶常州武進高新區。股份公司還投資了兩家「獨角獸」企業,一家估值達1300億,一家估值超100億。吳協恩看上的是未來潛力,這兩家公司一旦上市,華西必將受益良多。

圍繞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近年來,華西村不斷拓展海外產業佈局。看準石材廣闊的高端市場,也看準了該行業的可持續性。華西在「莫桑比克」的石材開採面積已達上萬平方米,工廠訂單排得滿滿當當。所生產的「莫桑比克黑」花崗岩遠銷法國、意大利、比利時、泰國、台灣等國家和地區。去年,礦區開採出的兩款接近「寶石級」的花崗岩產品「夢幻藍鑽」和「夢幻啡鑽」在廈門國際石材展上深受歡迎,市場前景廣闊。未來,和林礦業有望發展為非洲東南部最大的石材加工和貿易公司。

在開發過程中,華西的優勢是「從技術出發找市場」,就是具備了相關技術,而市場空間有待進一步開發。

前不久,華西股份聯合南京海辰藥業等併購方,完成了對意大利最大腫瘤藥研發機構90%的股權收購,交易總價值為三億歐元,此次併購讓中國真正獲得了全球抗腫瘤藥物研發和製藥的原始創新資源庫。

排出繁忙工作縫隙,吳協恩千里赴香港一天來回和香港團隊開會,強調要借鑒香港的戰略、文化和制度的優勢,進一步打開國際化視野、融入國際化市場、吸引國際化人才。華西目前在香港有九家公司,2017年實現銷售5121.51萬美元。華西在佈局,或許貿易戰下,香港的華西國際化路可以走的更好,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中美貿易戰前未雨綢繆

因為中美貿易摩擦,中信的芯片一開始就成為了摩擦的磨心,市場開始關心中國芯片落後而挨打的不幸。華西卻早已在這個中國落後會被「挨打」的領域作謀劃,三年多前就投資芯片領域。

算下來,吳茂是華西村第三代創業者,如果不是改革開放,可能也就是華西村農業發展的一個壯勞動力。如今,高中畢業後,吳茂走出江陰到加拿大學企業管理,學成畢業後回到華西,華西投入半導體產業和他有關。接受《超訊》訪問,吳茂說,這是吳協恩書記「體力轉智力」理念的引導下,華西注重搭建專業平台,特別是新興行業,例如智慧製造、半導體、生物醫療、包括一些遊戲傳媒、教育都是大家比較關注行業。「我們更多的是想通過這些管道,或者說這些投資的佈局去接觸更多的新產業、行業裏面的優秀人才和項目。」

吳茂負責的是半導體鐳射晶片項目,和傳統的半導體不同,是屬於化合物半導體,原材料為砷化鉀,成品晶片的中文叫垂直腔面鐳射發射器。其應用領域主要是在光傳感方面,以及消費電子。該項目成立的常州縱慧芯光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由多位美國斯坦福大學博士創立,首席運營官是吳茂的同學,因緣際遇,吳茂引入項目,經過華西投資團隊的評估後作出決策。初時,項目尚在實驗室,華西看重的是人才和該項目的前景。

在美國斯坦福成立了研發基金,通過研發基金把這些人才和項目引到國內。吳協恩慧眼獨具,投巨資半導體產業卻並沒有要求做大股東,「這個項目,人才團隊才是大股東,華西只是二股東,因為沒有這些人才,我們進入不了這個產業,也發展不了新的經濟。」吳協恩思考的是要讓這些科研人才有企業主人翁的感覺。

消費電子領域現在用的最大的市場就是SID,由於蘋果推出了它的IPHONE X這個產品之後,整個市場也跟進了。目前該晶片項目已落戶常州,明年初投產,相關團隊也與國內知名手機廠商溝通合作,進軍5000億級的大市場。吳茂說:「這個產品做臉譜識別是最精確的。還有距離感應,只要是紅外光、照相上的,都會用到這個晶片。年底的產品可以看到,華西的產業投資已經跟世界最前端的技術合作了。」

華西不僅是走在技術前端,而且看到收穫的曙光。A輪投資3000萬人民幣,當時估值1.2億,現時的估值達4.68億人民幣。重要的是,華西走出去投資,一定是考慮走回來服務中國市場。這是吳協恩的又一理念。在多個場合,吳協恩多番強調:「我們走出去,是為了更好地走回來!走岀去,也不是簡單地辦個廠、搞個企業,關鍵要把產品做精做優,提高國際市場競爭力。對此,我們始終堅持兩點:一、壯大實體經濟;二、用好全球資源。我們現在就是走出去,用好美國的人才、東南亞的服務、非洲的資源等,最終走回來,為中國大市場提供服務。」

被稱為「來自丹麥的美容神器」的「易科美」系列產品在中國的醫美界走紅。這個品牌的醫美產品,是由華西旗下企業研製推入市場。走進坐落在無錫高新技術開發區的歐萊美辦公樓,你怎麼都不會將它與華西村聯繫起來。現代、整潔中體現的科技元素,和傳統的華西概念完全是兩碼事。

 丹麥美容神器華西造

孫雲豐董事長日本留學回國,在金融機構服務,業務如日中天時。有感吳協恩書記的創新理念,轉身投入醫美行業。2014年成立無錫歐萊美鐳射科技有限公司,與丹麥合作,買了12個專利,以股權的形式合作,創新研發。丹麥這家研發機構領先國際醫美領域,在鐳射美容領域,都有20幾年的從業經驗。孫雲豐主要看上的是技術,並共同參與研製,最終形成了現有的格局:以丹麥做一個研發中心,無錫也有研發團隊,配合相互一起研究,生產落戶在中國,市場也在中國。

中國醫美行業的增速遠高於GDP增長速度,平均年增速達到20%。在全球醫美行業來看,中國是處於一個高速成長的路線上。看好醫療美容健康產業,華西積極投入的是歐洲醫美行業先進的理念,孫雲豐說:「這些產品國際上還沒有,在外國也只是有個想法,但我們通過研發實現它。以科技引領的醫美新產品投放中國市場,而且專事服務中國市場。」

臉部保養、去縐紋、去青春痘,甚至蚊叮虫咬都可以對付。一款款家用醫美產品開發上市。這些產品,拿在手上,在臉部輕輕按摩,用鐳射照一下,既消炎,又潔白。臉部激光保養一般都上醫院。易科美的產品,或者就是小型化的激光儀器,集醫院醫療美容為一體。孫雲豐將小儀器拿在手上,放在臉部慢慢推著示範,「這個技術,鐳射發的波長比醫院裏的還要厲害,我們的技術含量比醫院裏的更高,效果更好。」

一款激光洗牙產品已到了研發的最後階段,今後洗牙保健在家裏就可以完成。這些醫美的核心理念,源自丹麥,本來去醫院、去美容院做的醫美療程,現在在家裏就可以自行完成了。其原理是鐳射點陣小型化、首飾化,功效上雖然沒有大機器那麼直接,但沒有恢復期,「傷害性」小,第二天可以再次使用。孫雲豐介紹,這是通過點陣式的光熱原理,每一束的鐳射,相當於是頭髮絲的六分之一,光和光之間會形成一個微熱區,這個微熱區會促進膠原蛋白的新生,達到讓皮膚充盈、飽滿,富有光澤。在健康、美顏的年代,這樣的創新產品走在了中國醫美行業的前端。

吳協恩說過,「只要中國市場你立潮頭,在世界上你一定是前面的,中國這個市場在爆發式的增長。」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逐浪,華西瞄準的就是潮頭。今日華西已經不再只是農田中崛起的新農村,而是在不斷衝刺創新思考、創新產業的新高地!■

文/紀碩鳴,《超訊》2018年9月號

搜尋文章